“嗯?”苏恒眉毛动了动,淡淡道:“在我的印象里,慕云枫可不是个会违逆宗门意志的人。”

“但慕云枫更是个有血有肉、能独立思考自辨是非的活生生的人。”慕云枫摇着折扇,云淡风轻,“若不然,我也不会去抗争宿命,不是么?”

苏恒缓缓点头,沉默半晌,道:“你认为凌天掌教的秘令是错的?”

“至少我没有杀你的合适理由。”

“我杀了一众凌天弟子。”

“但那是在掌教秘令下达之后。”

苏恒不语。

慕云枫偏开目光,眺望远方,悠悠道:“临行前,掌教至尊曾召见我,亲下秘令,让我在古战场中杀了你,我不得不接。但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不该执行这个秘令。”

“我知道你是被九霄阁陷害的,所有人都明白凌天宗对不起你,但真相大白后,凌天宗却仍然没有给你任何的补偿,甚至不曾表示过歉意……”

话语一滞,慕云枫转而道:“我曾想过,是否是因为你脱离凌天后加入了永恒之界,宗门念及仙邪有别,才这么做的。哪怕……哪怕只是单纯地因为宗门放不下面子,在死鸭子嘴硬,我都能勉强接受。可最让我想不通的,宗门为何还要反过来置你于死地?”

“在掌教秘令下达前,你并未丝毫有愧于凌天。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这个命令是错的,我慕云枫又不傻,如何分不清是非黑白?但……”慕云枫叹了口气。

他没有说完,但苏恒却能明白,对于慕云枫这种从小在凌天长大、受凌天养育栽培的人来说,宗门的命令,大过天!当他必须在“是非”和“宗门意志”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那又是何等艰难?

貌美女子温和如清风图片

“刚入古战场时,我想着只要不和你遇上,就暂时不需要纠结这些了,虽然我也知道,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后来,紫幽若找到我,说你杀了一众凌天弟子。那时候,我似乎有了杀你的理由,但换位思考,你真的做错了吗?厉成海等人之死,是否是他们咎由自取?”

“我不确定,但却知道这个理由很牵强,毕竟,你杀他们,是在掌教秘令下达之后,如若以此为由执行命令,我岂不是在自欺欺人?”

“紫幽若告诉我,说你在等我来,我由此决定不再逃避,而是主动寻你,做个了结。”

苏恒眼皮抬了抬,却不说话。

“但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直到……我想起了自己的宿命。”

“你的宿命?”

慕云枫点点头,“对于战胜知命,我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因此,我想将这件事情拖延下去,如果我真的败于她手,就不用考虑这些头疼的问题了。”

苏恒毫不客气地道:“这是另一种逃避。”

慕云枫不以为意地笑笑,“是,这也是一种逃避。但现在,我决定不再逃避了,因为我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苏恒眸光闪动,“为了心中那杆衡量是非的标尺,你决定违逆掌教意志,就像你抗争宿命那样?”

慕云枫飒然一笑,“如果不是被你骂了一次,我想我到现在还无法作出决断。”

“如此说来,你

这人还真是有些欠骂。”

慕云枫神情一滞,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大笑。

片刻后,笑声渐歇,苏恒问道:“紫幽若呢?她没和你一起?”

慕云枫“嗯”了一声,“找到我之后,她传完话就走了。”

苏恒微微颔首,沉默片刻,他又道:“她还跟你说了什么吗?”

听出苏恒话中有话,慕云枫摇摇头,开门见山道:“你想说什么?”

“你相信我吗?”苏恒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慕云枫一愣,随即缓缓点头。

苏恒略一思忖,便将大碑天宫遗迹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多元宇宙?异界道尊?道尊的道力与大千世界的天道融合在了一起?!”听到这些信息后,饶是以慕云枫的淡然性格,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难掩震撼之色。

苏恒所说的这些,简直颠覆了他原有的认知!

而当苏恒说出自己对凌天宗的怀疑时,慕云枫更是久久无言。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除了大碑天宫主殿在凌天宗、以及天宫之主驼背老人似乎与功德殿主有些关联外,我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

“我明白。”慕云枫眼中神采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道:“我会记住你的话的。”

苏恒点点头,不再多说。对于慕云枫这种人,只须给他提个醒就行了,再说下去反而不美。

一阵沉默。

“我要走了。”

“别忘了你对轻霜姐的承诺,我不想她最后等到的是一具尸体。”

慕云枫笑着应了,也提醒道:“对了,如果你再遇到知命,小心她的那面骨镜,那是上代命运之子的遗骨。”

苏恒微讶,继而笑笑,“我知道了。”

慕云枫转身就要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稍一犹豫,迟疑道:“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

“是关于月舞的。”

苏恒眼睛一亮,上前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急问道:“你知道她在哪里?”

“嗯。”

苏恒大喜。

自天宫遗迹风波后,他们所有人就各自分散了,青儿和冷月舞也不在一起,时至今日,相隔十月之久,他终于再次听到了关于冷月舞的消息,这让他如何按捺得住心中的激动?

“她在哪儿?”他的语气有些迫切,让冷月舞独自在这危险的地方待这么久,他心头的大石从来就没放下过。

慕云枫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看了苏恒许久,语气莫名地道:“你还是放不下她。”

苏恒脸上的笑容僵住。

“你喜欢月舞,对吧?”?

苏恒别过脸,轻点了点头。

慕云枫突然笑了,“我之前说:知我者,苏恒也。但同样,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喜欢月舞,却更喜欢沐青儿,且你与沐青儿相识在先,你不想对不起她们。可既然如此的话,你为什么不早点放她走呢?”

苏恒不答,只是叹了口气

“你有私心。”?

“不错,我有私心!”苏恒回过头,“我也想彻底放下她,可你知道吗?在我看到其他男人追求她的时候,我就……我就心里不舒服,就情不自禁地对他产生敌意。那时候,我承认自己很混蛋,那是我内心的阴暗面,但我就是无法控制那股油然而生的情绪,我无法控制自己想什么!可至少,我能控制自己做什么,我们不曾做过任何逾矩之事,我也自问对得起青儿。”

苏恒神情复杂,目光变得恍惚,似是陷入了某种回忆,“昔日,我被逐出凌天宗,加入了永恒之界。月舞知道后,就偷偷逃出影杀族,从东胜神洲到南瞻部洲,亿万里之遥,她足足辗转奔波了半年之久,才如愿找到了我……”

“见到我的时候,她眼角噙泪地跟我说,父亲逝去,姐姐被囚,现在只剩她一个人了,这次她来到永恒之界,求我不要赶她走……”

谈及此事,苏恒心弦都在止不住地颤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慕云枫道:“她只剩我一个人可以依靠,我又怎么忍心将她放下?”

慕云枫沉默了。

到现在,他已然明白,不是苏恒不想放,而是他放不下,也不是苏恒一个人放不下,而是他和她都放不下。

剪不断,理还乱,感情这种事,谁又能说得清呢?

慕云枫轻叹一声,索性也不去管他们之间的事,略一迟疑,道:“她被佛门的人带走了。”

“佛门?!”苏恒心头咯噔一跳,没想到,冷月舞的担忧这么快就成真了。

“他们现在在哪儿?”

慕云枫转头向西方望去,轻声道:“月升之处,日落之乡。”

“西天之极,万归之园……”?苏恒双掌缓缓握拢,“我知道了。”

慕云枫点点头,拍了拍苏恒肩膀,飘然远去。

“万归园……她在万归园……”?目送慕云枫的背影消失在天边,苏恒轻声呢喃了一阵,便要返回。

刚转过身,他顿时一怔。

道路尽头,一身绿色长裙的娇美女子正俏生生地立在那里。

苏恒走上前,“青儿,你怎么来了?”

“苏恒哥哥走了这么久还没回去,青儿不放心,就出来看看。”

“傻丫头,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苏恒手掌抚过柔顺青丝,淡淡一笑。但他心里却明白,青儿是怕自己和慕云枫打起来,这才追上来察看情况的。

“苏恒哥哥什么时候去救月舞姐姐?”

苏恒手掌一顿,“你都听到了?”

“嗯。”?

“你怪苏恒哥哥吗?”

青儿笑着摇摇头,“苏恒哥哥,关于月舞姐姐的事,我们不是早就谈过了吗?青儿知道苏恒哥哥在想什么,青儿不会吃醋的。而且,这次去救月舞姐姐,不也是我们对她的承诺吗?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践,青儿怎么可能阻挠苏恒哥哥履行诺言?相反,苏恒哥哥如果不去,那就不是青儿所认识的苏恒哥哥了。”

凝视着那双秋水明眸,苏恒情难自禁,微俯下头,在青儿精致的娇颜上轻轻一吻。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