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到的声音是不是keeee ”我想要说出这个名字,但是也只能扯着嗓子鬼叫。

我根本发不出这个声音,当我要发出来的时候,感觉有一只手揪着我的喉结,那种阵痛,只能让我撕心裂肺的喊叫起来。

“对就是keeee ”牛二好了很多,他躺在床上,他的体型好像又胖了回去,这点让我又震惊又诧异,我们都喊不出这个名字,所以,我想了个办法,我们用代称,将那个东西取名为未知之物。

我们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名字,还是只有一个声音,我和牛二都无法确定,我们只能用物来形容。

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我感觉我和牛二的精神状态比起刚进村的余知来,还是有足够多的可以挽回的余地。

这也多亏了张小虎的照顾。

张小虎说我们每天都在说胡话,甚至是真的和余知一样,变得傻不拉几的,这是张小虎的原话,让我和牛二觉得张小虎在借题发挥,他本来就觉得我们不聪明。

但是也多亏了他,我们有了足够好的精神状态,回到了本来的样子。

“那是个什么声音”张小虎问我们,我们又要扯开嗓子鬼叫,他连忙叫停。

我们无法发出这个声音,但是我们可以确认,这并不是野兽的声音,也绝对不会是我们所能够理解的声音。

后来我才知道,人是发不出来这个声音的。

我们只能用一个我们可以模拟的声音发出来。

夏日初遇清纯美女图片

那就是,克肯洪。

听说,我们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张小虎强撑着自己的精神状态,把我们两个拉到了很远的距离,张小虎有心事,所以我们也开始询问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只有张小虎知道的事情。

张小虎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他跟我们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实际上我依然觉得他有所保留,不过,就算如此也让我们知道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在余家村,可以肯定的说,学识最渊博的老先生也没有张小虎看的奇书多,在一本早就已经失去了名字的书上,张小虎看到了群山之心这个故事。

华尹创造了拥有足够长寿命的华族,无论男女,都是以黑发黑色的瞳眸作为标志,而帝瑶创造了巨大的山石巨人,以强大的山石肌体和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特性,也就是所谓的山宗族。在那个时候,依靠着山宗族与华族的关系,华族的子民起码在食物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满足,以至于所有敌视我们的族群都开始变相的联合,我们挨着人族与精灵,所以,有联合也就有对抗,精灵与人类联合的队伍,在我们极为强大的时候与我们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战争,导致其他族群不得不进行调停,因为我们的壮大势必会威胁到他人的疆域。山宗族逐渐脱离华族,精灵也与人族分离,这样子的事情在以前是很常见的,记载下来也只能是一些老者在整理过去的时候提了一嘴。

群山之心也就是那个时候掉落的。

因为大地的律动引发了极其可怕的地震,那边地震就发生在幽冥国。

幽冥国也参与了战争,他们的军队被称为鬼影军团,不老不死的长生军,几乎是战无不胜,但是在与王族的战争里,因为这场地震,他们的主力军陷落到了地底,幽冥国的神明伍幽绮依然能够感知到地底下鬼影军团将领啊莫比斯的气息,所以去请拥有大地之力的帝瑶帮忙。

帝瑶和华尹刚刚解决完与人族精灵族的战争,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她委婉的拒绝了伍幽绮的请求,只拿了自己的一枚戒指群山之心去帮助其解决这件事情。

群山之心的力量大刀阔斧的搬动的山巅,改变了地形,当时的幽冥涧还是一座富饶的群山,因为群山之心的缘故,所有的山峦被一扫而空,当时声势浩大的移山行动让整个灵界神明都颇为震惊。

人族的神明麓中行第一个谴责了伍幽绮的行为,并且誓要鬼影军团永世不得翻身,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伍幽绮把这座山搬到了人族的边界,幽冥国挨着华国,华国挨着人族,这是最近的距离,至于其他的小国,并没有被提及,听说羽蛇神的众多小部落也被直接掩埋了,那都是大批大批活生生人类的死亡。

在这场谴责行为中,刚刚结束出战争的人族又一次陷入了战争漩涡之中,但是因为华族夹在中间,所以人族的军队要长途跋涉来到幽冥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伍幽绮就是这个意思,与华国的关系很好,但是与人族的关系很差,但是人族想要干什么还得通过华国的边界,以至于整件事情都凸显了伍幽绮高超的政治谋略。

这段事情也就被载入了史册。

而那本册子上,还记载了这件事情的后续,那就是幽冥国的鬼影军团确实是回归了,不过很快,幽冥国的神明就发布了公告,以道歉的方式提及了对于人族做出这种事情的反省,再是,以诚挚的道歉平息了此事。伍幽绮就再也没有在灵界诸神的视野里出现过,幽冥国就像是封闭了一样,幽冥国的一切子民,都不再出现。

以幽冥族不老不死腐朽之物来说,封闭幽冥国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而专门负责收集灵魂的幽冥族群则游荡在灵界的各个角落再也回不到幽冥国,因为他们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死亡,所以,散落的幽冥族们也有一个很可怕的名字,那就是死神。

幽冥国的事件并没有结束,群山之心掉落在幽冥涧也是因为整件事情因为山宗族的神明强大的群山之心力量而引起的,幽冥国反过来谴责了帝瑶,被逼无奈的帝瑶将整个群山之心埋葬在这个伤心的地界,而幽冥国瞬间发布死神们不再收治山宗巨人的灵魂的公告,这导致山宗巨人在寿终正寝的时候只能可悲的化为山石,无法再拥有生命,陷入了真正的死亡。

直至今日,对诸神心灰意冷的帝瑶还在与我们的神明华尹隐居山林,这也是群山之心为什么会被丢进幽冥涧的原因。

带着诸神们的勾心斗角,这样一件强大的神器如石沉大海般沉睡在了幽冥涧。

这对于我们来说,整件事情都出奇的让人无法接受。

在那个时候,我们只知道帝瑶的山宗族比较慵懒,而不知道整件事情的原委,山宗族,只有死亡,甚至是毫无意义的死亡,没有来生可言。

那么强大的山宗族几乎覆灭,也是源于此事。

重点在于,我们希望得到群山之心,其中的奥妙也只有知道此件事情的华族人才会觉得心中怒火中烧,失去了山宗族作为靠山,我们华族人的地位,也确实是缺少了。

如果找到了群山之心,说不定帝瑶能够回心转意,重新燃起斗志,那么对于我们华族来说,怎么也算是一件好事。

所以,出现了丰收宴这场欲盖弥彰的事情。

淤菟氏上报搜寻群山之心,获得了大量的路途经费,而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余老三鼓励了自己的儿子余知去参加,他并没有告诉我们整件事情到底可以获得多少路途钱财,我们的余知并不知道淤旁氏到底有多美,而真正见到了也就真的喜欢上了淤旁氏。

整件事情听起来很狗血,但是余老三获得钱财实在是太多,才有张小虎偷听此事。

装疯,就可以将路途费用倾吞,余老三非常聪明的上交了一部分,留在手里的金币也足够他们一家人好吃好活的过几辈子。

我们都很震惊,以至于忘了刚刚克肯洪的事情。

张小虎猜测余知肯定到了这里,余老三没想到余知这么耿直,真的为了淤旁氏到达这里,并且开始寻找群山之心。但是最终,所有的一切都还是按照余老三的原计划进行。

没有人知道群山之心在哪里就像是现在的我们一样,张小虎说我们遇到了可怕的心灵攻击,这种攻击会摧毁我们的心智,让我们短暂的失去理智,我们现在的恢复也说明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这个无法发出来的声响,确实是掩埋在幽冥涧内的未知之物所发出来的。

张小虎认为那是被掩埋的鬼影军团所发出来的,他们一定是在地下待久了,魔怔了,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们一定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对于张小虎的隐瞒确实别无二话,怎么说呢,我虽然反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对于我们说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我们听出了张小虎的雄心壮志,如果群山之心在手,这个世间,又有几个普通人可以与我们匹敌呢荣华富贵,名誉,金钱或许也可以手到擒来,张小虎的雄心不止于此,还包括族群之间的纷争。

他和以龙之相谈的时候,就请教过以龙之族群的纷争到底以什么为终结,真的拥有永久的和平吗这种纷争的终结到底在哪里呢

以龙之一开始并没有告诉他,因为以龙之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以龙之思考了良久,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种事情,永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才是正确的,族群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拥有共同利益的时候,族群之间的和平便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看着张小虎似懂非懂的点头也只有在这个问题上,以龙之和张小虎都沉默的很久。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我们一探幽冥涧就遇到了莫名其妙的心灵攻击,导致我和牛二的神智不清楚,胡言乱语。

在这件事情上,张小虎道了歉,在对于他为什么没有遭到心灵攻击的时候,我们也很神奇的看着他。

张小虎和我们的不一样在此时更加的凸显。

导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

也有可能是张小虎更加有知识,更加的理智,也就是更加虚化的精神力。

显而易见,张小虎的理智值几乎是一定大于我们的,所以对于精神攻击也有一定的抵抗力,不过张小虎推测这种抵抗力并不会持续太久,只是我们确实比较幸运了吧。

张小虎不想放弃,他想赌一把,这次直接利用小吱的钩子下到幽冥涧的下方,再利用弹射系统立马上来,如果可以的话,进行反复的实验,进行勾住峡谷两壁的方式来回下潜,像是猿猴攀岩一样,如果可以下去,那也就可以上来,这样的方式一定可行。

我们对于张小虎的聪明才智感到了极度的夸张,因为小吱的器械也是他硬着头皮请来的,不然小吱估计也不会送我们这么多器械。

这一切,可能都在张小虎的计划之中,只是我们没有什么前瞻性,如果张小虎真的事先想到了这件事情,那么我们确实挺佩服张小虎的。

这件事情也只有张小虎能去做,这也是注定了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抗住未知的心灵攻击,我和牛二负责善后。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仅限于在幽冥涧的周围打下手了。

不过,整件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再探幽冥涧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比较棘手的事情,那就是,我们遇到了战无不胜的鬼影军团,他们呼啸而过,奔腾如山海,在我们拼死挽救已经下去的张小虎时,整件事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翻转。

我的头好疼

我至今还记得牛二被张小虎掐着脖子时已经快要瞪出来的双眼。

或许,那是我一生以来,最为害怕的一份回忆。

我们也算是有着2十多年的友谊,从始至终,我也没有办法分辨张小虎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要怪,只能怪我太过愚笨。

我单纯的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我一样的人,那么单纯的相信我们的友谊。

我也始终相信,张小虎,他在心底里,依然是我的朋友他在心里,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无论他有没有拥有群山之心。

我的痛苦,或许也从张小虎对待牛二如此残忍的时候,变的无法得到救赎。

我很害怕当时我确实没有办法做到任何事情,在群山之心和鬼影军团的强大铁蹄之下,我的渺小,也变的如此明显。

克肯洪

我依然无法发出这个

伟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