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我的酒庄平时也会有很多的女客过去玩儿,都是认识的朋友,为了她们方便所以才准备的。”

周礼文的态度也不十分强迫,只是十分贴心地表示,她并不是来他的酒庄里玩的唯一女性。

欧阳米果然瞬间就放低了戒心,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略一思忖然后轻声道:

“那就先谢谢周先生了,我今天还真是给您添了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欧阳小姐,从见到我的第一面起,不是在对我说谢谢,就是不好意思和对不起之类的,真的太见外了。

我愿意带欧阳小姐来这个酒庄,就说明我把欧阳小姐当朋友的,希望欧阳小姐也能把我周某人当朋友。”

周礼文慢条斯理地说着,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神中也是一片赤诚的温柔。

欧阳米从后视镜中看他脸上的神色,却与他的眼神在镜中不期而遇。

她惊了一下,瞬间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不敢再去看一眼。

她心中却在暗自腹诽,这男人莫不是在后脑勺也长了一双眼睛,就连她在偷看都能知道?

可是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什么?总不可能真的是为了撩拨她吧?

“欧阳小姐,你若是想看我的话大可以直接看,大大方方地看,我不收费的、。”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周礼文看着她羞红的脸,半开玩笑似的调侃了一句。

欧阳米猛地抬头去看他,扫了一眼后又迅速地收回视线,支支吾吾地说:

“周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欧阳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向我投来视线,我若是不能接收到的话,那岂不是太没有眼力劲了?”

周礼文脸上的笑容放大了,脸眼睛都笑弯了。

“没想到,原来欧阳先生看起来这么严肃的人,也会开玩笑的啊?”

欧阳米也开玩笑似的吐槽了一句,紧张又尴尬的心情确实被他的玩笑缓解了不少。

看来,这个男人也并不像她第一眼看到的那种印象——只会一味的一本正经和板着脸的严肃。

原来他除了谈公务之外,也还有着这么生动鲜活的一面。

“怎么,我看起来想那种只会搞学术的糟老头子吗?”

周礼文也笑着回问了她一句,片头看向她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两分揶揄之意。

这姑娘,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纯情的多,虽然说是连孩子都有了,却还是这么的不经逗。

“倒也不是,就是周先生的气质看上去就是属于文质彬彬又沉稳的那种的类型,所以您这样跟我开玩笑,我一时间还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欧阳米不敢老实地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虽然她之前确实觉得,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的周礼文像个旧时代的老儒生、甚至是老学究,可是她嘴上还真是的不敢这么说。

毕竟他是她正在谈合作的对象,一个真正对她的设计作品能够有一些理解和看法的人,她也不想开口就随便评价人家,虽然……

虽然这样在心里腹诽人家,似乎也不太好的说……

“呵呵……我们到了。”

周礼文慢慢地踩下刹车,然后将车子开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西式庄园之中,大门的门匾上正写着“如梦酒庄”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