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带我从后门进?”

萧逸琛看着一方小门,挑了挑眉,望向陶薇薇。

“要不然呢?大摇大摆从正门进?”

找死呢吧。

陶薇薇一边腹诽,一边拿着问萧逸琛的小姑姑萧瑾容要来的后门的钥匙,开始开门。

“可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好像从来没有从小门进过任何地方,不符合身份。”

萧逸琛皱了皱眉头,嫌弃的瞥了一眼面前的小门。

陶薇薇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向后面的男人,翻了一个白眼。

“记忆,记什么忆啊,都失忆三个月了好吗,我说萧大少爷,想跟着我睡呢,就这一个门可以走,不想跟着我睡呢,转头,直走,恕不远送,好吧。”

还身份?有什么身份呀,这个混蛋连自己都忘了!

想想都生气,其他什么都能记住,偏偏人记不住!

半晌后面没有声音,陶薇薇有些奇怪,转头往后看,发现男人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老宅,想到这,萧家老宅,毕竟是人家的家,从来都是大摇大摆的进出,可是今天却只能委委屈屈的跟着自己从后门进,确实有些不合身份,陶薇薇心里有些愧疚,咂了咂嘴,挪了挪脚步,走过去,拉了拉男人的手臂。

青春少女活力俏皮美美生活照

“那啥,别纠结了,这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咱们只能从后门进,我保证就这一回,以后咱们争取从正门进好不好?”

萧逸琛没有答话,看着面前死气沉沉的老宅,脑海里突然出现好多零碎的画面,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小男孩读书,教小男孩骑自行车,陪小男孩玩耍……小男孩叫中年人爷爷。

“爷爷……”

“什么?”

听到萧逸琛喃喃吐出两个字,一愣?

“没什么,陶薇薇,这个老宅,我怎么感觉好熟悉,好像以前来过似的。”

看着面前的男人眉头紧皱望着面前的一切,陶薇薇突然有些心疼,这是萧逸琛的家啊,里面都是他的亲人,尽管都想害他,可是那些人确实和他有血缘关系,何况还有萧老太爷,自己为了让他不受到任何伤害,想让他单纯的活着,收了他的手机,不让他和京都这边有任何瓜葛,现在连让他从正门进去的资格也剥夺了,真的是为他好吗?

“想什么呢?不进去?”

萧逸琛捏了捏女人的脸颊,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戴上口罩进去吧。”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等萧逸琛恢复记忆再说吧,陶薇薇又一次安慰自己。

给萧逸琛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陶薇薇拉着萧逸琛开了门,走到西面,从小门钻了进去,来到了萧氏祠堂的后门,陶薇薇轻轻敲了敲门。

门瞬间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面容苍白的女人。

正是被萧家长老惩罚,要在萧家要在肖家祠堂禁足一辈子的萧瑾容!

“薇薇,带人来了?朋友吗?”

萧瑾容看着后面高大的身影,一愣,因为萧逸琛带着帽子和口罩,又是背对着外面的光,萧瑾容只能看到黑黑的影子。

听到萧瑾容这样问,陶薇薇拿出想好的说辞。

“哦……不是,是我的保镖,为了安全嘛,我雇了一个保镖,贴身保镖,他可以跟着我吗?”

“哦,可以的。”

萧瑾容警惕的往门外走廊看了看,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影,对着陶薇薇招了招手。

“晚上祠堂没有人看守,快进来吧!”

“瑾容,谢谢。”

陶薇薇感激的看向萧瑾容。

“太客气了,快进来吧。”

陶薇薇拉着萧逸琛,跟在萧瑾容的后面走着,看着面前的女孩子竟然微微有些佝偻了,心里一疼。

这个女孩子是萧家最最纯净善良的人,也是萧家唯一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不仅救过自己的小宝,还好几次都为自己不惜向萧家恶势力据理力争,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却被命运如此捉弄,沦落至此,陶薇薇想到萧瑾容憔悴的脸庞,心里很不是滋味,正值青春年华,萧瑾容却只能待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如蝼蚁一般活着,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

“薇薇,我就送们到这里了,那个小门还是告诉我的呢,们进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有事情我会通知的。”

“好,谢谢,瑾容。”

“跟我老是这么客气,若是不发生那些事情,早就是我们萧家的媳……”

“瑾容,平时都在哪里睡觉?”

陶薇薇听到萧瑾容的话,唯恐萧瑾容把“儿媳妇”几个字说出来,赶紧打断。

“就是后面的一个房子,薇薇问这个做什么?”

萧瑾容有些疑惑。

“哈哈,哈哈,没什么,就问问而已,忙吧,我们进去了。”

陶薇薇打哈哈,蒙了过去,快速跑到西面的桌子旁,转动了一下桌子上的笔筒,墙壁瞬间移动,一个一人宽的小门赫然出现。

“走吧,我们进去吧……”

“逸琛?是逸琛吗?”

陶薇薇刚要进去,就听到萧瑾容惊讶的喊了一声,听到这话,陶薇薇一惊。

萧逸琛戴着口罩,萧瑾容怎么认出来的?

“是逸琛吗?”

萧逸琛看着面前的女人紧紧拉住自己,眉头紧皱,刚要拉开面前的女人,就看到陶薇薇冲了过来。

“瑾容,他不是逸琛,认错了!”

陶薇薇拉开萧瑾容,走到萧逸琛面前,挡住萧瑾容的视线。

“不是逸琛吗?我看身高,背影好像啊!真不是逸琛?”

萧瑾容往后看了一眼,看向陶薇薇。

“真不是,认错了。”

“也是,逸琛怎么可能起死回生,我想多了,抱歉哈。”

萧瑾容抱歉的看向萧逸琛。

“没关系,瑾容,睡吧,我们进去了。”

以免更多的破绽出现,圆不了,陶薇薇赶紧拉着萧逸琛钻进小门,按了按钮,门瞬间关上。

到了密室里面,陶薇薇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可是突然,陶薇薇感觉腰间一紧,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男人压在了墙壁上。

“陶薇薇,耍着人玩没有多大意义吧。”

陶薇薇看着男人沉沉的目光,咽了咽口水。

“什……什么意思?”

“我到底是谁?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吗?”

陶薇薇听到男人这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