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毛吵,老子还没睡醒呢!”秦齐迷迷糊糊,根本不想醒过来,他鼻子嗅了嗅的,毫无意识的往旁边蹭了过去。

触感柔软,又有些冰冰的感觉,实在是舒服极了。

石天浩脸色铁青,秦齐不仅仅不理会他,还蹭向苏话的香软娇躯,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齐,你给本少去死!”石天浩怒极,倾天一般的石剑凝集而出,狠狠的斩向秦齐。

秦齐虽然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觉,但是警觉性却不少,瞬间就感知到了危险,几乎不需要念头思考,秦齐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应对。

肉身震动,秦齐起身便是一拳,蛮横的力量根本不讲道理,将石天浩的攻击瞬间瓦解。

“石天浩,你他妈的发什么疯!”秦齐冷声道。

“秦齐,你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敢用女人衣服羞辱本少,你这是找死你知道吗!”石天浩嘶吼道。

“哦,原来是这样!”秦齐瞥了石天浩一眼,随即掀起一丝笑意,“石天浩,昨天可是说好了,谁要是喝酒输了,谁第二天就得穿女人衣服,怎么,你要耍赖不成?”

石天浩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他当然不可能不记得昨天的事情,而且凭记忆,的确是他输了。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石天浩刚才太过恼怒,竟然忘了这一茬,否则早就偷偷摸摸离开了,要他穿女人衣服,还不如去死。

但现在被他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已经醒了过来,想走也走不了了。

紫粉色连衣裙青春美女外拍

“嘿,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想要装失忆不成,你多少也是个天才,应该做不出这么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吗?”秦齐嘲笑道。

石天浩脸色涨红,因为他刚才就是这么想的,结果秦齐实在是狠辣,直接断了他这条路。

石天浩冷冷的盯着秦齐,几乎想要将秦齐就地斩杀,秦齐也不甘示弱,毫不在意。

两人昨夜的确喝酒来着,不过既然已经醒来,便依旧是对手甚至是敌人,哪会让对方好过?

“唔,昨晚好像确实喝多了,不过我也记得这么件事”,吴青青拍了拍自己的俏脸,清醒了不少,随即呵呵笑道:“石天浩,你可是比我倒下的都早,赖账可不行啊!”

“我……”石天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其他几人都是醒了过来,蒋雪婷见自己睡在才子情怀里,顿时嘻嘻哈哈一阵,薛凝和廖天亦则都是惊呆了,迅速离开彼此,至于心中是激动还是慌张或者羞恼,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苏话悠悠醒来,对于第一次喝酒的她来说,昨天的酒还是太烈了几分,现在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只是她有些奇怪的是,自己胸前的衣衫有些湿湿的,凭感觉的话,不久前应该有什么东西靠在上面,这不免让苏话皱起秀眉。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话顿时满脸通红起来,不过随即她却发现蛋蛋就睡在一边,口水直流,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公子只是表面轻浮,当不会做这些事的,是我错怪他了。”苏话心中自语道,暗道自己胡乱怀疑人,真是不该。

当然,秦齐是不知道自己被人这般信任,否则的话估计会无地自容。

毕竟,那就是他的口水呀,虽然只是因为睡着了无意识才流下的。

这些下流事不谈,秦齐可不会放过石天浩,连连冷笑道:“石天浩,是个男人就履行诺言,输了就是输了,这女人衣服今天你必须穿!”

“哈哈,穿穿穿!”吴青青自然看热闹不嫌事大。

至于其他几人,虽说没有开口,但却也不曾声援石天浩,毕竟愿赌服输的事,到哪里都是一样。

石天浩深吸一口气,道:“秦齐,原先本少是要杀了你的,现在本少可以饶你一命!”

“哈,求你快来杀我!”秦齐哈哈一笑。

“你!”石天浩咬牙,不过他的自傲绝不容许他食言,当下冷哼一声,道:“秦齐,最好祈祷自己不会在赛场上遇到本少,否则本少定会让你成为天下的笑柄!”

“待会儿你就是笑柄了,哈哈哈!”秦齐肆无忌惮的笑道。

石天浩咬牙,狠狠的将女人的衣服披上,随即瞬息远去,在比赛开始之前,恐怕他是不会露面了,而且他现在最希望的,应该就是今天都不要让他上台。

“喝酒误事啊,若这次拿不到好的名次,回去之后老爷子估计会要了我的命!”楚宣欲哭无泪,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干的疯狂事。

他竟然把那仙酿都给偷出来了,那可是域主的命根子啊!

“别懊恼了,起码那酒真的好喝!”吴青青拍了拍楚宣的肩头道。

闻言,楚宣唯有苦笑,“青青,要不你帮我推演一下吧,看看我能拿第几名,要是靠后,我想现在跑路应该来得及。”

“你以为推演天机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这事情做多的可是要折寿的!”吴青青翻了个白眼道。

“诸位若是赛场上遇到,还请手下留情啊!”楚宣摇头苦笑。

既然天方破晓,四象演武自然继续进行了,那念金转轮滴溜溜的旋转,六道道金光落下,其中一道却是穿破虚空,落在了远处。

“该不会是石天浩吧!”吴青青偷笑道。

秦齐也嘴角扯了扯,要真是石天浩,那他这运气可真是坏到家了。

其中两个擂台,参赛者已经上台,开始比武,但剩下的那个却只有一位女性武者而已,她的对手竟然不见踪迹。

怎么回事,难道放弃了?

四象演武自然能够弃权的,不过能够前来参加四象演武之人,每一个都是有着不弱的潜能,来都来了,又怎会轻易放弃。

除非对手实在强大,根本没有上场的必要。

“另一人是谁,怎么还不出现?”

“这就放弃了,实在是愚蠢!”

“我知道这个女人,泗水郡王家的小姐,实力的确是一流的,天赋也极高,但能够参加四象演武的人,应该不可能因为畏惧她便不参战吧!”

“到底是谁,竟然这般没种?”

“蠢材一个,这种人还是不要上来丢人了,赶紧宣布弃权吧!”

一人迟迟不出现,裁判当然不会就这么看着,等了一些时间,就准备宣布王家的小姐不战而胜。

王家小姐显然是松了口气,暗道自己运气实在是好。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却飞掠而过,突兀的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穿着女人衣服,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