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他也只是输了战神阿瑞斯一招,便只能是成为他的附庸坐骑,这些年是可以。

   他们都是得让自己的力量镇压全场,他高声喝道:“别挣扎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众人的攻击被他轻松挡下,想要逃走的也发觉无法将周围的空间束缚打破,只有回来,余常信和他们也不定决心,一定要把这家伙给打败,反击他的嘲讽。

   众人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十分的可笑,可是对方的实力很强,而且战斗经验丰富,可以轻易化解他们的攻击,很快他们就快要挡不住了。

   情况很危急,那一直沉寂着的方天行终于出手了,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手中的长剑带着无匹的浩然正气冲向那虎魄神君,对他们来说是十分的霸道。

   他们根本破不了那虎魄神君的防御,可是方天行一出手便将那虎魄神君伤到了。他眉心出现一道血线,有一滴鲜血从里面流出来。

   虎魄神君摸了摸眉心的血迹,恼怒的说道:“你真的让我生气了。”

   他化为原形,一只巨大雄状的黑色幽翼巨虎,他两只眼睛闪着慑人的光芒,紧紧的盯着方天行。

   他只是一个异兽,对于那许多人的事情并不在意,他们是有些需要担心的。他虽然换了新主人,但是对于之前老主人的敌人并没有多少好脸色。

   虎魄神君血盆大口张口,很快便是让他感觉有些害怕。一股浓郁的恶臭传来,熏的方天行不得不后退。

   看到他的样子,虎魄神君得意的大笑,以为方天行是被他的神威吓退。可是方天行退后之时捂着口鼻说道:“你有多久没刷牙了,味道也太大了?”

   “我吃人从来不刷牙的,而且也从没人敢说我嘴臭。”虎魄神君不在意的对方天行说道。

  
知性美女活力四溅

   对于虎魄神君来说,这些东西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的观念和野兽的观念自然不一样,被他吃下去的人也是从来没有机会反驳于他的。

   方天

   行也不理会虎魄神君的狂怒,对于这样的畜生,没什么必要讲什么人道。

   因为那种东西它根本没有,方天行的剑很快从上空落下,携带着海量的浩然之气,落下之时已经是如同山峰一般。

   可是虎魄神君也不是一般的存在,面对这家伙的要求,只是伸出一只虎掌,便是接住方天行赐下的剑,同时他的瞳孔射出一道红光。

   看到那红光,方天行便心知不好,那红光夺人心魄,有着奇妙的魔力。

   他一瞬间陷入眩晕之中,脑海中巨大的刺痛传来,让人忍不住要躲避。放下一切的抵抗,屈服于这样的痛苦之下。

   他们都是觉得有些无奈,这个东西都是感觉有些并不开心。他们都是感觉到这种痛苦,无法被镇压下去,只能是无穷无尽的忍受。

   可是很多的人都是十分的糟糕,终究是会忍受不住的,忍受不住的结果就是暂时的丧失自主意识。

   他们都是觉得有些无奈,对于这个东西的情况是十分的恼怒,无法承受的重压之下,让他不得不逃避,不敢面对。

   这是恐惧的力量,引发心底的畏惧,最后臣服在恐惧之下,这样的可怕力量让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沦陷。

   方天行依旧在苦苦坚持,他心里有恐惧,并没有分给自己的分身,而是留在自己身上。

   这种恐惧是人对于未知的某种伤害带来的害怕和抗拒,这些都是人类特有的恐惧来源,和其他动物有着巨大差异的恐惧来源。不认为动物有特异性的情绪,它们情绪反应的实质和我们有相似也有差异。

   恐惧并不对应人类的恐惧,只是一类反应的倾向,这类倾向具有退避、保持安全距离、保护自我的特性。这种反应倾向的实质就是生物体赖以生存的趋利避害,是维持生存和物种繁衍的能力。共有的,是人类的恐惧情绪的基础和原型。

   也就是说,当你的恐惧达到一定程度,你的整个人都沉漫在种无法摆脫又无

   法解恐惧的负面情绪之中的时候,人是处于种麻木状态的。

   当你很难通过某种方式,通过自我行为的改变,去摆脫这种恐惧的时候,人反而会进入到种消极情绪里,认为我做不做实际都是一样的。

   当恐惧大到无法抵抗的时候,人就再没有抵抗力了,沦为被动承受痛苦的行尸走肉。

   可是方天行依旧在咬牙坚持,他不能就这么被打倒,不能辱没了自己的五位师傅。他从天蚕土豆那里继承了勇气,还有无比的信念,不管怎样的重压之下,这股信念都不会被打败,可以被毁灭,绝不可被打败。

   只是他们都是觉得有些无奈,人可以被毁灭,却绝不可以被打败,方天行硬是咬着牙清醒过来。

   虎魄神君见状只是微微惊愕,然后便是后退,因为几个分身都已经被恐惧给吞噬了。他们无从抵抗,成为了虎魄神君的打手。

   自己打自己,虎魄神君乐得在一旁看戏。

   这种手段很是好用,方天行面对自己的分身,无从下手。他们如今都是心性被侵,状若疯狂,他们是自己的一部分,好不容易才能修炼到如今,要是打重了不忍心,打轻了没法缓解眼前的困境。

   虎魄神君双手抱月凶,就等着看方天行如何自处。就如同猫戏老鼠,总要将他玩的精疲力尽才会出手杀死。

   这也许是猫科动物的习性,只有让敌人痛苦绝望而死,才能够缓解他心中的怨恨。

   他一直觉得那方天行就是一个让人感觉有些讨厌的家伙,之前巨大的恐惧都无法吓住他,让他被自己打死才能羞辱他。

   虎魄神君的打算没什么毛病,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打算,可是那样的事情就有些糟糕了。

   这样的事情有些糟糕,但也算不上多可怕,只有让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加强横。得让自己的分身摆脱他的束缚,只有激发他们本身的情感,用自己的情感战胜那种恐惧的情绪,这样才能夺回自己的心智。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