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倒负手蹼的碧**蟆斜眼微微一眯,若有所思。

   这一声叹息平静而悠长,颇似青都城如来院中那一口铜钟被重重敲响之后,传荡深远经久不息的钟声。

   声音一经扩散,四极奔流八方,无比自然却又无比蛮横的挤压了虚空之中其他一切声响存在的空间。

   百里,千里,万里,乃至于,十万里!

   音波似朝阳大日,蔓延之地温和的光芒扫灭一切阴霾,压下了一切生机死气。

   一股大清静,平和的气场蔓延无尽,顷刻之间,抚平了封印空间之中所有人心中的惊惧。

   呼呼~~~

   气流横掠,十数万里之外,感受到这道气息的天机道人身子一颤,于空中站住,面色一下变得铁青:

   “安奇生……”

   他心中震动之中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神识是有极限的,刚入元神者,神识一动即可覆盖三五万里方圆,等同一颗不大不小的星辰。

  
毛绒帽子的长发唯美女神

   纵然凝合化作一线,也难以跨越十万里大关。

   但此时遥隔十多万里,其气场已然滚滚而来,带来的不止是面表上的强大压迫,还有心中巨大的震慑感。

   这,已然不是元神了……

   “这气息,这气息…….”

   大空和尚身子也是一颤,满是金血的脸上浮现一抹吹不灭的惊疑之色。

   这道气场弥漫之下,竟然隐隐压下了之前沸腾如潮的死气狂潮。

   唯有萨五陵神色如常,没有太大变化,似乎早有所料。

   “安,安真人?!”

   燕霞客与王恶立于最为遥远之处,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道气场如此之强大,如此之明显,当然不会察觉不到。

   尤其是燕霞客,他这具白骨人魔身,就曾在这道气场之下蕴养了许久,此时自然生出感应来。

   “这是……”

   卫少游猛然从黑暗之中醒来,汗出如浆,心中却没了惊惧,只觉心灵好似被一股温水包围着,平静,安详,清静。

   这是谁?

   卫少游凝眸看去,只见虚空之中一点涟漪生出,随即侵染四周,刹那而已已经化作一扇虚空门户。

   随即,一袭白袍踱步而来,缓慢而从容的踏进了这一处封印空间。

   他看的仔细。

   来人身形不高不低,气息厚重如地,渊博如天,平和如水,其气如雷,无数种相同或截然不同的气息,无比完美的融合在他的身上。

   甚至于,他连来人的年岁都分不清。

   看其身形挺拔,似是中年,看其面容皮肤白皙,又好似青年,其体魄之中又有一股灿若朝阳的少年气息。

   但其沉凝幽深的眸光之中,却又似有洞彻红尘人心,体悟天地自然的沧桑古老气息。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但一见,就难以忘怀,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

   “老师!”

   叶小依惊呼一声。

   来人却正是安奇生。

   老师?!

   卫少游心头一震,骇然失声:“太极道人安奇生?”

   叶小依叫萨五陵师兄,叫此人老师。

   来人是谁,他当然不会不知道。

   当即,他心头狂跳,越发的感觉事情大条了。

   谁能想到,一个传说之中只有区区几个字记载的小事件,竟然牵扯到了这么多的大人物?

   皇天十戾,老天师师兄妹,还有两个不知名的元神真人,竟然还有老天师的老师。

   埋葬在岁月长河之中的,太极道人安奇生!

   这位,太极道场真正的创始人!

   “是你坏了我的事……”

   略带沙哑的低沉声音响起,倒负手蹼的碧**蟆斜眼看着安奇生,微小的瞳孔不断在眼眶之中打转。

   卫少游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只觉脚下一片酥软,好似踩在沙滩上一样,看似脚下是一片虚空,实则是踩在一道无形的封印界限之上。

   听着那碧**蟆的低语之声,他这才恍然那封印自然不是自然触发,而是被人突然引动才会迸发而出,将他们席卷进来。

   听这碧**蟆之言,似乎就是因为这位太极道人。

   “是我。”

   安奇生立足半空之中,垂眸打量着极远处的那头碧玉小蛤蟆,淡淡道:

   “有些事,外面到底不如这里方便。”

   心神合之于天地磁场,他的心神对于此方天地的感知是空前的,小到一草一木,一鸟一鱼,大到山川河岳的变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甚至于冥冥之中可以窥探到一些常人不可见的东西。

   比如,此时此刻的荧州。

   这头老妖鬼。

   这头老妖鬼被封印之空间依托于这数十州的山川大地,在他炁种充斥之时,就已然瞒不过他了。

   只是,他也没料到,这头老蛤蟆,居然玩‘金蝉脱壳’的把戏。

   这头碧玉小蛤蟆,就是皇天十戾之‘蜍’,换句话说,是这头‘蜍’脱壳之后遁出的法体。

   在萨五陵与天机道人,大空和尚交手之时,经由虚空遁出。

   若非他察觉到,只需任何人将它带离那处地渊死水,它就将逃出升天,一旦隐匿在人海之中,将再无人能察觉它的踪迹。

   念头转动间,他看向了远处一直后退的卫少游一眼。

   后者如遭雷殛,一动不动好似雕像一般。

   碧**蟆凝视安奇生,似乎在探究什么,又好似是在等待什么。

   安奇生立于长空之上,也自打量着这头蛤蟆。

   自从他来到此方世界,皇天十戾这四个字就好似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槛,一切传说似乎最终都要和它们扯上关系。

   如今终于得见,他如何能不多看两眼?

   不死不灭,对于任何人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吸引力,尤其是对于曾经在生死之间挣扎过的人来说。

   短暂的片刻之后,知道虚空之中气流平息,安奇生身后的光门缓缓关闭之后。

   “原来,只有你一个…….”

   碧**蟆的眸子才动了动,发出一声冷笑:

   “看来,祂真的死了,魁二他们,也死了不成?这可太有意思了……”

   一声冷笑。

   偌大的封印空间都为之晃动,虚空之间气流漫卷,滚滚妖气一下充斥了入目所及的一切。

   一时间无数鬼哭神嚎之音为之大作,似乎遮蔽了一切光线。

   叶小依面色一变,一手提起那卫少游后掠数十里。

   抬眼看去,只见那墨绿色的妖气风暴滚滚激荡间,显现处一头大如星月,遥隔上千里仍然感觉近在咫尺的巨大蛤蟆来。

   不由的,又自倒退。

   “不好,果真是这头老妖!”

   极远处,感受到滚滚激荡的凌冽妖气,天机道人与大空和尚的面色皆是一变。

   “不对,这头老妖的本体还被封镇在死气空间之中,它还没到脱困之时,莫非是遁出了法体?”

   天机道人掐指一算,突然仰面吐出一口鲜血。

   那鲜血猩红至极,于弹指之间纵横交织成一方小小的棋盘,其上无数棋子乍闪即灭。

   刹那而已,已然尽数化作漆黑。

   “大凶!大凶!果然,这老妖真的要脱困!”

   不等天机道人发话,大空和尚已经看出了这棋盘显示的信息,心中狂跳,破裂的金身哗啦啦的掉落碎片。

   “这老妖居然脱困?”

   萨五陵当空横掠,体内无数电蛇雷龙怒吼着,瞬间划过数千里长空,鼓荡起莫大风暴,直冲远处而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同一时间,看出那头巨大的蛤蟆法相,被倒提在着后退的卫少游心中一震,喃喃自语起来。

   猛然间好似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农人得遇奇遇。

   什么皇天十戾的后裔。

   都是假的!

   这分明就是那老蛤蟆的计谋,通过这种手段脱困而出!

   ‘怪不得那传说之中只是提了一嘴,连那农人的性命都没有,那农人只怕一出山林,就成了这老妖的傀儡!’

   卫少游心中又惊又怕,只觉传说都是骗人的。

   哪里那般容易就得到奇遇?

   尤其是跟皇天十戾有关的,这十头大妖鬼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奇遇?

   “纵然你无敌于世又如何?终究还是死了,哈哈哈~”

   蛤蟆扬天大笑,巨口之中气流吞吐,就有千百道精气长龙自四面八方倒灌而来,被其吞入口中。

   继而,它身躯一震,气息越发澎湃起来,好似积蓄了千百万年的活火山猛即将爆发一般。

   它俯瞰安奇生,眸光之中绿色随之大盛,摄人心魄的气息陡然为之迸射千里,摇晃虚空:

   “一个人,也敢寻上门坏我的事,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一头半废的老蛤蟆而已,纵然不死又有什么了不起?”

   安奇生衣衫无风而动,淡漠眸光之中映彻出那蛤蟆如星月般巨大的身躯:

   “今日倒要看一看,所谓的不死,是个怎么样的不死法!”

   “你找死!”

   话音回荡之间,碧**蟆似已为之发怒。

   那吞吐了千百道精气长龙的巨口猛然一鼓荡,随即张口发出一声怒啸:

   “呱!”

   轰隆隆!

   伴随着巨大咆哮之声的炸响,那巨口之中,一道压缩凝聚到了极限的光柱,喷薄而出!

   赫然是那一口所吞吐的千百道精气长龙经过了极度压缩而成。

   其粗达数里,如山如岳,通体碧玉之下是不计其数的细小纹理。

   一经迸发,就搅动了数千里方圆的虚空气机,无数有形无形之物都被霸道蛮横的挤压开来。

   音波炸裂间,粗如山岳般的光柱已然洞彻虚空千里,橫击而来。

   所过之处,毒烟弥漫,天地间一切有无形的粒子,都好似被这毒素彻底毒杀。

   而相比于这一道光柱的毁灭之力,这足以毒杀元神的毒素似乎又算不得什么了。

   呼~~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的叶小依都是面色一变,那呼啸而来的气流,比起她所见过的任何法器还要来的凶猛。

   刹那而已,就险些割裂她的法力气场。

   周身,乃至感知的到的虚空,都在颤抖,震荡,好似随时都要碎裂一般!

   当即法力激荡,飞剑迸起,剑光环绕,护持住自己。

   再抬头看去,眼前顿时一花,再也看不到任何颜色,入目所及的世界,悉数被碧绿之色所充斥。

   “这……”

   萨五陵,天机道人,大空和尚这三尊元神级数的大高手,见得这一道惨绿光芒,心头也都是一跳。

   这一道光柱之中所蕴含的天地精气恐怖到他们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地步。

   心中顿时被警兆充斥。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之外的三人尚且如此,首当其冲的安奇生更是瞬间被无尽罡风所淹没。

   哗啦啦~

   猎猎道袍鼓荡,安奇生飘然若仙。

   面对这那喷薄而出的巨大光柱,心中微微一动,随即脚下重重一踏。

   砰!

   直透人心底的低沉巨响响彻的刹那,那与天空泾渭分明的大地,封印着‘蜍’的死气空间骤然为之晃动。

   其内山川震动,大地摇曳,数之不尽的泥土沙石滚滚四散,一时如同地覆天翻。

   那天地宇宙无所不在,纵然这封印空间都无法隔绝的天地磁场,于刹那之间,已然加持在安奇生的身上。

   嗡~~~

   无尽碧绿光芒之中,骤然迸发出璀璨星光。

   “嗯?”

   碧**蟆的斜眼微微一凝。

   在它的眼中,那不知姓名来历的白袍道人的身躯之中似有无数星辰同时亮起,道道璀璨星光迸发而出,其人一时煌煌,好似群星之主。

   而最为璀璨明亮的,是其内心之中,九颗好似大日一般的‘星辰’。

   诸多星辰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着,以承载群星之上那一藤三开的,精气神三花!

   那无尽星光之中,更似有天地衍生而出。

   灰尘,沙石,草木,山岳,大泽,汪洋…….就好似整个天地都被其纳入身躯之中!

   呼呼呼~~~

   安奇生眸光之中神光燃烧。

   他甲子静坐,更胜寻常人千年修持。

   六十年中,大青诸多宗门,古今十万年来近乎三分之一的功法典籍已然被其悉数融会贯通,纳入了自己的修行体系之中。

   此时他周身亮起的,正是他体壳诸神,是泥丸,是关元,是幽阙,命门…..是他的黄庭二十四声神拓展到三百六十五之数后的效果。

   千百大州,无数山川地脉磁场支撑着他周身‘神灵’,而那无数神灵,则承起了他强绝至极的体魄神意!

   咔嚓~

   随着光柱橫击而来,一声细微到微不足道的声音响起。

   继而,在那光芒遮蔽,群星闪耀之中。

   群星拱卫的三花之中的第二朵花,突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