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义父,我亲爹过来了呢……他好像不是要凑,就是要凑我了!”

看着满眸染怒的亲爹封行朗正拖拽着妈咪雪落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小家伙还是小有畏惧之心的。

“他不会凑的!他要是实在想凑人……那义父让凑好了!”

义父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的亲生儿子。

那种感觉,似乎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河屯想去触碰,想去拥抱,可又只能驻足在原地,舐犊情深着自己的目光,就这么一直一直的注视着他自己的孩子!

他河屯的孩子!他河屯跟心爱女人苏禾的孩子!

都三十多岁了……拥有着帅气的王者风范,精健的体魄,优秀且卓越的申城新贵财阀之辈。

从曾经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怨恨,到现在舐犊情深的盯视,河屯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虚幻的梦魇。还好这场梦魇能够及时的醒来了!

封行朗看向河屯的目光,依旧染满了戾气。只是这股子强烈的暴戾之气下面,似乎还隐藏着更为复杂的情愫。看不清,也无法琢磨得透。

“诺诺,过来!”

封行朗低厉着声音。沉沉的,发自喉咙的深处。

这一刻的小家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本能的抬头朝义父河屯看上一眼。似乎在询问。

杏眼圆脸冬季少女室内温暖风格写真

河屯下了马,并将小家伙随之抱了下来。

“亲爹叫呢,快去吧!”

这一刻的河屯,并不锋芒;而是选择了顺从自己亲儿子的意思,让自己的亲孙子回去到自己儿子的身边。没有强留自己的孙子,也没有与儿子封行朗对抗。

“义父再见。”

小家伙知道今天的快乐骑马之旅要结束了,便朝河屯挥了挥小手,然后一路小跑着朝自己的亲爹封行朗奔了过来。

封行朗是自己的亲爹,即便是愤怒中的混蛋,小家伙也会认的。

更何况混蛋封行朗的手中还强拽着妈咪林雪落。

他不会让自己的亲亲妈咪去独自承受混蛋亲爹的愤怒的!

小家伙总是这么能屈能伸的爱护自己的亲亲妈咪。也不枉雪落一次又一次的冒着生命危险保住了肚子里的他,历尽艰辛才将小东西给生了下来。

小家伙主动上前来拉住了亲爹封行朗的大手。

“封行朗,不要凶我亲亲妈咪好不好?是亲儿子我吵着要来这里骑马的,跟亲亲妈咪没关系!”

儿子的这番话,听得雪落的心一阵轻抽的疼。

封行朗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的孩子,却没有说出任何责备的话来。一个弯身,他将小家伙抱离了地面。

“河屯,只要我封行朗还有一口气,施加给我的每一次暴行,我都会加倍奉还给!此生,不是死,就是我亡!我不共戴天!”

这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都如一把犀利的剑,直指着河屯的心脏。

尤其是那句‘不是死,就是我亡’!难道他们父子之间真要不共戴天?

或许直到这一刻河屯才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下了多么罪恶滔天的错!

或许自己这一生,都无法得到自己亲生儿子的原谅!

河屯静静的看着对自己狠厉低嘶的亲生儿子,缓缓的淡出一丝凄凉的笑意。

“好,我等着!”

淡淡的,微带沙哑的应答。没了利齿的雄狮,那倨傲的气场依旧无法忽视。

这一瞬间,雪落似乎是能够理解河屯内心深处的那种尖锐的无奈和凄凉。

最终,河屯还是选择了不去更深的伤害自己的孩子!

在前一秒,雪落还担心着河屯会肆无忌惮的跟封行朗坦白他是他亲爹……可在下一秒,雪落便开始同情起河屯来。

“行朗,我们走吧。我身体不舒服……想回去了!”

雪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戾气中的男人叫离,不让他跟河屯做进一步的直面。她真的很担心封行朗会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伤了河屯。

想必现在的河屯,应该不会再做出任何摧之残他自己亲生儿子的恶劣行径来吧!

雪落抱住封行朗的一条胳膊,用温柔的方式阻止着封行朗的继续上前。

“封行朗亲爹,妈咪不舒服,我们还是回家吧!”

小家伙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喊了封行朗一声‘亲爹’,虽说带上了姓名,但总比混蛋亲爹动听多了。

小家伙是聪明的。他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混蛋亲爹跟义父河屯干起架来。显然他混蛋亲爹会吃亏。

封行朗厉眸狠睨了河屯一眼,便一手抱着自己的儿子,一手牵着自己的女人朝马场的出口走去。

目送着封行朗带着女人和孩子头也不回的离开,河屯久久的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像一尊石化了的雕塑!

“义父,您没事儿吧?”邢十二靠了过来,温声轻问。

河屯没有开口,只是缓慢的挥了一下手,示意自己没事儿。

可在良久之后的挪步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血不顺的缘故,步伐一个趔趄,被身侧的邢十二托了一把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只要阿朗那小子能解恨……我什么都认了!”河屯微微吁叹出一口浊气。

“义父,这事儿急不得。我相信们父子,总会有冰释前嫌的那一天。”

邢十二并不会安慰人。但他真的很心切于这样颓废自责的河屯。

像河屯这样的枭雄,流汗流血没什么,如果流泪……

那将会是何等的凄凉呢!

******

封行朗的大长腿走得稳健,而雪落只能一路小跑着跟上封行朗的步伐。

“亲爹,走慢点儿,我亲亲妈咪都快跟不上了。”

小家伙很明显是在卖萌。无论此时此刻自己的混蛋亲爹有多么的生气,小家伙一心想维护自己亲亲妈咪的立场都不会改变。

大不了自己挨打pp呗!也要保护好自己的亲亲妈咪!

在儿子的提醒下,封行朗的步子放缓了一些。

雪落感激的朝儿子林诺看去,轻扬着一张微笑的脸庞,想安慰儿子自己好着呢。

雪落被封行朗拖拽着走,又被他塞进了车里……

她很配合,相当的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