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瞧着丽妃得意的样子,赫云舒就知道,这丽妃动了折磨她的心思。

不过,赫云舒并不害怕,她也想看看,这丽妃究竟有几斤几两,能想出什么折磨人的法子。

慢慢地,丽妃走上前,她扬脸看着树上的赫云舒,道:“原来是云舒公主啊,是本宫鲁莽了。”“是,是有些鲁莽了。不过,本公主不生气。下次若是再想收拾人,最好先弄清楚身份,毕竟,像我这么好脾气的人不多。若是惹上了贵人,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毕竟,也只是一个妃子嘛。”

赫云舒的语气,是好声好气的劝慰。

而丽妃却气得冒火儿,她胸口一阵起伏,好在,最终她忍住了,她嘴角上扬,道:“公主殿下所言甚是,本宫受教了。”

尔后,她看了看一旁装鱼的水桶,道:“公主殿下,您在这里钓鱼,只怕是于理不合。”

“哦,怎么个于理不合?”

“这宫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陛下的。若没有陛下的允许,谁都不可擅自动用,这湖里的鱼也一样。”

赫云舒的眼睛转了转,道:“的意思是,本公主在这里钓几条鱼,也需要去找陛下请圣旨?”

“公主殿下,这是规矩。怎么,公主殿下在这里钓鱼,没有陛下的准允吗?”

“没有啊。”赫云舒随意地说道。

晴空万里盛夏美女高清户外图片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丽妃心中一阵得意,道:“那公主殿下就休要怪本宫了。”

说罢,她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一众宫女和内侍,朗声道:“来人!云舒公主不顾宫中禁令,擅自在御花园钓鱼,其罪难恕,将其押往慎刑司,小惩大诫!”

“是!”一众丫鬟和内侍上前,朝着赫云舒所坐的树而来。赫云舒轻声一笑,她还当这丽妃有什么阴损主意呢,原来就是这么个套路。先是说一番宫中的规矩,无非是想说明这鱼是不能乱钓的。然后再借着这个由头把她送到慎刑司,毕竟,入了慎刑司,是免不了

一番严刑拷打的,就算是打死了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丽妃的主意虽然不是上乘,却是个狠角色。

片刻间,就有内侍爬树来抓赫云舒。

赫云舒也不着急,刚好这个时候,有鱼儿来咬钩了。

她顺手一扬,一条肥美的鱼儿就跃出了水面,她扬起那鱼儿,朝着那爬树的内侍甩去,这一甩,就把他们甩下去了。

见状,丽妃大喜,脸上却是愠怒的表情:“公主殿下,您贵为公主,理应更懂规矩,您违反了规矩,自然要受到惩罚。您可不要知法犯法,错上加错啊。”赫云舒微微一笑,道:“丽妃娘娘,只怕您这话说错了。规矩是什么,规矩是用来约束下人的。本公主贵为公主,所以这规矩还真约束不了我。再者说,丽妃娘娘不过是个从二品的妃子,可本公主是正一品

的公主,所以说,在地位上,只怕丽妃娘娘还真不能以下犯上,来责罚本公主呢。”

丽妃面色一暗,片刻后,她身后的宫女扬声道:“公主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娘娘虽然身份没您高,但这宫中的大小事宜都由她来处置,在地位上,就算说是皇后娘娘也不为过。”赫云舒淡然一笑,道:“哟,还真有个大言不惭的。对啊,自己也说了,‘就算说是皇后娘娘’,不是还有个‘就算’吗?到底她也不是皇后啊。既然不是皇后,还真责罚不了本公主。所以,们哪儿来的回哪

儿去吧。”

丽妃轻声一笑,道:“公主殿下所言甚是。这次的事情,是本宫考虑不周。还请公主殿下下来,本宫亲自给您赔罪。”

哟,居然没有恼羞成怒,看来,这丽妃还憋着坏呢。好啊,那她就看看,这丽妃肚子里还有什么坏主意。

如此想着,赫云舒将鱼竿扔给了那宫女,从树上一跃而下。

她站在树下,距离湖边并不远。

丽妃端着宫妃的架势缓缓上前,脸上是得体的笑意。

终于,丽妃站在了赫云舒的面前,她的脸上笑意渐浓:“公主殿下,这次的事情,还请您原谅。”

说着,丽妃弓下了腰。

她的目的很简单,湖边湿滑,如此,她只需借着直起身子的过程轻轻一推,赫云舒就会掉进这湖里。

而湖面上虽然结着冰,但连日来天气很好,冰层已经变得很薄,如此,人一掉下去,冰面必然被砸破。这混着冰的湖水,想必很冷吧。让这位嚣张的云舒公主尝尝这湖水的滋味儿,倒也不错。

而她弓着身子,手又放在下面,身后又都是她的人,日后即便赫云舒指认是她搞的鬼,也没有人证。况且,赫云舒能不能活还是另一回事儿呢。

如此想着,丽妃的手上就集聚了力气,朝着前面的赫云舒狠狠推去。

说时迟,那时快,赫云舒往旁边一闪身,轻巧地躲过了丽妃的攻击。

而丽妃却收不住手上的力气,整个人朝着前面倒去。

正如她所料,这湖边的泥土湿滑,她有些站不稳,却又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极力想站起来。

这么一耽误,人就滑远了,最终,她扑通一声,撞破冰面掉进了湖里。

的确,湖里的水很凉,凉意沁骨。

她落了水,心中很是慌乱,一双手胡乱地扑腾着。

偏偏鱼儿爱往这破冰的地方游,这御花园的水养分多,又很少有人来这里钓鱼,故而这里的鱼个头儿都很大。

此地破冰的范围大,鱼儿蜂拥而来,在水下撞击着丽妃。

丽妃始料未及,只以为是什么凶猛的东西,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愈发卖力地躲避。这一躲避一扑腾,周围的冰面也就碎了。

待那一干内侍宫女奔到岸边的时候,丽妃已经距离岸边有一段距离了。

赫云舒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

她很想问问丽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感觉如何。

内侍手忙脚乱地下手,终于抓住了丽妃,想把她往岸边拖。这时,稍稍稳定下来的丽妃看到凤云歌正沉着脸朝着这里阔步走来,顿时心生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