菀初靠近陶薇薇,低语。

“夫人,突然承认身份,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太奇怪了!”

陶薇薇看着站在二楼,一副贤良淑德模样的苏婉婉,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

“也觉得奇怪是吧,那就不是我的错觉,大宝小宝那里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留了四个保镖暗中保护两位小少爷,还有苏西小姐也把自家的十来个保安叫了过去,艾比斯酒店也打了招呼,一旦有情况,会从后门离开,我刚刚得到消息,两个小少爷和苏西小姐正在吃晚饭,没有任何异常。”

陶薇薇皱了皱眉头,怎么越发有一种暴风雨来临之前越发平静的感觉呢?

越正常,也许越不正常。

陶薇薇知道苏婉婉引自己过来肯定不会不会有什么好事,也许又在布一个局,等着自己钻,只不过这一天快过去了,自己的精神也绷了整整一天,一切正常如初,仿佛她把自己引过来,就是想让自己参加祭奠大典……

“下面有请我的儿媳妇陶薇薇小姐发言!大家欢迎!”

突然苏婉婉的声音传了过来,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来,陶薇薇猛然看向站在二楼的苏婉婉。

刚才还说一切正常的感觉不正常了,现在就开始了?

“夫人,不要去,二楼的一切我们都不熟悉,而且上面也没有我们的人,夫人若是上去了,恐怕会有危险。”

清新小私房

菀初挡在陶薇薇面前,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的枪支。

这时,萧家的管家穆管家走了过来,恭敬的颔首鞠躬。

“少奶奶,夫人有请。”

陶薇薇看了一眼二楼的人,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穆管家,自己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穆管家好像是萧老太爷的人,不过萧老太爷现在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萧家又是苏婉婉在掌权,穆管家会不会选择换个主人效忠,谁能说得清楚呢?

“穆管家,我身体不舒服,况且我上去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好意思,麻烦您和萧夫人说一下。”

陶薇薇笑着说道。

穆管家看了一眼陶薇薇,点点头,恭敬的退了下去,走到二楼,在苏婉婉的耳边耳语,只见苏婉婉依旧笑得温柔得体,环视了一周。

“既然我的儿媳妇陶薇薇小姐身体不舒服,那我就不勉强她了,我宣布今天的晚宴,现在正式开始!”

苏婉婉退了下去,音乐响起,所有人陆陆续续按照餐桌上的名字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我去趟洗手间,菀初,陪我一起去。”

“是,夫人。”

卫生间走廊。

陶薇薇边走边看向菀初。

“我越发觉得不对劲,苏婉婉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布局,做了这么大一个局,就是为了今天的祭奠大典把我引过来,可今天整整一天都太正常了,祭奠大典正常,苏婉婉正常,萧家正常,这太不寻常了,看看都8点半了了,这马上就是晚宴了,晚宴结束之后,就要散了……晚宴?”

陶薇薇猛然睁大了眼睛。

“说苏婉婉会不会把布在了晚宴上?”

菀初心里一紧。

“晚宴?夫人,难道苏婉婉想在您的食物当中下毒?夫人,若当真是这样的话,今天晚上所有的食物您都不要碰!”

陶薇薇摇了摇头,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苏婉婉没有这么蠢,今天是她请我过来的,餐桌上所有的食物都是萧家准备的,我在萧家被下毒,她作为萧家的当家主母,逃不了责任,而且以我对他的了解,苏婉婉应该不会使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我总觉得她憋着大招。”

“夫人,无论如何,您要小心!”

菀初眼里盛满了担忧。

“嗯,我知道,无论他有没有在食物里动手脚?今天晚上的晚宴上的食物我尽量不会动。”

晚宴。

堂皇富丽的大厅上,吊着蓝色的精巧的大宫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显得格外惊艳。

觥筹交错,座无虚席。

陶薇薇一身黑色西装,倒是不起眼,只是在有些人眼里,却似乎不是这样。

“薇薇,快过来,坐在我这里!”

陶薇薇抬起头,便看到苏婉婉坐在主位上,正对着自己招手,笑得和蔼可亲。

苏婉婉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在了西面的角落的陶薇薇身上。

陶薇薇眉头皱了皱。

自己怎么感觉到今天的苏婉婉似乎对自己甚是热情?甚至是热情过了头!而且似乎意图让所有人都看到自己!

事出有妖必有因!

陶薇薇顿了顿,抬起脚步走到餐桌旁,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淡定的坐了下来。

等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头,微微才发现自己的对面是高思琪,右手主位是苏婉婉。

这位置真有意思!

香槟喝过之后,晚宴正式开始。

一道道精美香飘四溢的美食端了上来。

陶薇薇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即便肚子很饿,可是却不敢碰触,只喝了一些水。

“这是李家的外孙叫劲宝的是吧,真可爱,过来让奶奶抱抱。”

陶薇薇抬头,看到苏婉婉看向右边座位。

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孩子走了过来,那孩子胖嘟嘟的,甚是可爱。

“奶奶,要吃肉肉。”

劲宝抬起头看向苏婉婉。

“来人,端盘肉上来。”

不一会儿,一盘肥肉端了上来,竟然是肥肉块,一丝瘦肉也没有!

陶薇薇愣了愣,自己最讨厌的吃的便是肥肉块,看到都觉得有些恶心。

那个叫劲宝的男孩子却用手抓着肥肉块,一口一个,边吃边吧唧嘴。

即便陶薇薇低着头,仍旧能闻到味道,听到吃肥肉的声音。

陶薇薇突然感觉胃很不舒服,有什么东西快要翻滚上来。

“薇薇,怎么了?脸色好像很不好?”

苏婉婉关切的问道。

瞬间,所有的目光集中到陶薇薇身上。

“唔!”

陶薇薇想忍住,可是不经意暼到劲宝拿着肥肉块放进嘴里,一时没忍住,弯着腰,干呕。

只是胃里没有东西,什么也没吐出来!

苏婉婉眼里划过一丝光亮。

“这是怎么了?快!让家庭医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