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后世,成年人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要承担责任,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说得就是武元庆这样的人。

其实武元庆犯的事不大,最多是口无遮拦,长安城里的纨绔子弟谁没有点这样、那样的脾气,仗着自己的家族有点势力,难免要在人前装一下。

不过,不走运的事,武元庆这次碰到是连皇帝都在关注的事,而且办差的程家兄弟又没什么灵光的脑袋。

更加不走运的是,皇帝现在对武德朝受爵的旧臣卡的非常严,一点小过就罢官夺爵,从严处置,所以这也是李承乾一口气拿掉武家四个县公的原因。

就这样,因为武家降爵的事使得长安城风声鹤唳,不少勋贵都加紧了尾巴做人,约束好自己的子弟,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皇帝和太子用什么借口来削减他们的爵位。

李承乾这几天挺好高兴,看什么都是顺眼的,即使看到李恪在朝堂上蹦心中也没有其一丝怒意,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经过太医院的御医把脉,独孤妙音已经有孕在身了,也就是说再过七八个月,自己就要当父亲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呢!虽然来到大唐多年,李承乾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但却时刻的觉得自己是无根之萍,这下好了,有了儿子,也算是落地生根了。

而且还能让独孤妙音歇下心中的包袱,她这个太子妃当的不易,外面的人说她是独宠专房,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盯着她的肚子呢,看看这个帝国未来的国母能不能帮宗室诞下首嗣,延续国家社稷。

这回她可以松口气了,因为吴王妃和魏王妃那到目前为止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她这个长妇终于可以对宗室和朝廷有个交代了。

长孙皇后在得知自己马上就要当祖母后,第一时间就把独孤妙音承担的宫务揽了过去,同时下达诏令命新乡县公吴广的夫人-原秦王府、内典女官-陆芸任尚宫,辅助太子妃处理东宫的内务。

按照典制,出嫁的女官是不可以重新回到内庭当职的,可没办法,人家皇后心疼自己的儿媳妇,找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谁就是有意见又能怎么样呢!

偏心就偏心了,长孙在这方面早就想开了,不管是出于社稷考虑,还是养儿防老,自己生的这三个儿子中,也就能指上高明,所以为他破例,长孙一点都不在乎什么厚此薄彼的流言蜚语。

让男人激动的性感mm出浴图

对于母后的这个安排,李承乾是举双手赞成,陆芸对自己是绝对忠心的,而且是丝毫不图回报,这样的人让她在家里经营那些柴米油盐太浪费了,反正他们家的那三个小子都在苍文书院读书,吴广又调到北衙,来东宫当差也算是解闷了。

刚在承庆殿和皇帝谈完今年各道治漕修渠款项的事,李承乾打算去户部和长孙无忌谈谈,看看能不能利用水泥修一些永久性河防大堤,毕竟有鄠县改建和长安城道路整改的成功经验摆在这里,不利用一下,让百姓们早早的受惠,那可就太浪费了。

更何况,关中还有这么从吐谷浑抓来的战俘,光修修路,盖盖屋子太便宜他们,为什么不把他们效用扩大到最大呢,不然就浪费了那些白花花的馍了。

走到宫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过来两个捧着水果的宫女,见到太子走过来,赶紧跪在地上请安。点了点头,李承乾就打算离开,可还等他抬脚,一个宫女的异状让李承乾停了下来,只见她默不作声,不住的狠狠地叩头,额头磕破了都没有停下来。

“好了,不要再磕了,你是新进宫的吧,孤没有那么大的规矩,快起来吧!”

听到李承乾的话,小宫女停了下来,抬起头来不顾额头上鲜血,一脸感激的表情说道:“奴婢武氏,谢过太子殿下惩处武元庆那个败类,为家母和姐妹出了一口恶气,从今以后奴婢将日日为殿下在佛龛前求福,请菩萨保佑殿下!”

啊,待小宫女的话说完,李承乾还真吓了一跳,武则天,你终于还是露面了,啊,原来一代女皇小时候就出落的如此标致,难怪能老九那个小混蛋连祖宗和江山都不要了。

“可是先应国公-武士彟之女?”

“正是,奴婢是其次女武照。”

恩,点了点头,李承乾随口问道:“听你的口气,看来这个武元庆在孝悌上作的也是不够的了。不过,你不用感激孤,他的今天都是咎由自取,而且还处理你三个伯父,不招人怨就不错了!”

听到太子的话后,武照脸上露出了感慨之色,随即言道:“人死如灯灭,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家父过世后什么都变了,家族中的人为了争财产什么事干不出来,要不然奴婢这个国公家的小姐也不会。”

武照的话没有说完,但李承乾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勋贵家像她这般大的小姐基本上都已经许人了,每天不是待在绣楼中,就是和其他的小姐妹一起玩耍,是个无忧无虑的年纪。

可她呢,不仅每天要干繁重的活计,还要遵守严苛的宫规,是难为她了。

想到这,李承乾从怀里掏出了印信,蹲了下来,在武照二人手上印了一下,随即言道:“今日碰见了,也算是缘分,应国公于国家有功,和李家也算是世交,一会儿去见甘郧,就说孤让他给你们安排轻松一点的活计,有提拔的机会就提拔一下吧!”

“奴婢武照、徐慧谢太子殿下大恩,今生今世,结草衔环报答殿下的大恩!”

“好了,恩典,孤可以给你们,能不能成人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反了!”,话毕,李承乾看着二人笑着说。

等李承乾离开后,徐慧看着李承乾的背影不漏声色的笑了一下,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帕子,一边给武照擦着脸,一边说道:“姐姐,太子殿下真是好人啊,咱们以后再也不用起早贪黑了,有了他打的这个招呼,以后选女官的时候,一定会有我们一份的!”

听了徐慧的话,武照点了点头,小声说:“是啊,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可以不计回报,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