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小刀和苏柔的带领下,副武装的特警,荷枪实弹冲了进来。

“汪汪汪!……”

一声声犬叫的声音晌起。

只见几条大黑狼狗率先向陈小刀和苏柔两人扑来。

陈小刀直接冲了上去,对着一只扑咬过来的狗,上去就是一脚,将狗踢得惨叫一声,跌飞在数米开外。

可这里的大狼狗多达七条,陈小刀一人对付五条,剩下两条狗向苏柔冲了过去。

就在一只大黑背狼狗向苏柔扑咬过来的时候,苏柔闪身一避,一脚踢在狗的身上。

直接将狗踢出数米开外!

陈小刀本原本还在担心苏柔的安危,见她对付起狼狗来游刃有余,回头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陈小刀将扑来得大黑狼狗都解决了之后,正准备带着警察冲进去。

只见一扇门打开,十几个手持铁棍的人冲了出来。

这些人拿里拿着电筒,照在陈小刀等人的身上。

少女恬淡如水柔美极致写真图片

苏柔身后的特警,也用枪上的强光电筒,向对方反照着。

这些人受不了警察电筒的强光,纷纷侧过脸,用手臂遮挡住眼睛。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苏柔接过手下递来的声筒,对着厂子里的人喊话道:“警察!告诉你的人不许动。”

那人已经授过郑文彦的指令,别说郑文彦让他们不反抗。面对警察,就算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反抗。

“双手抱头,蹲下!”苏柔厉声喊道。

这些人一个个开始双手抱头蹲下。

苏柔对身后的特警打了个手势,二十几个特警,副武装,端着枪冲了进来。

一查之下,这厂子居然有近三十人。

这些人都被警方给成功控制了,并没遇到明显的反抗。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枪晌。

陈小刀和苏柔大惊,苏柔对手下吩咐道:“秦队长,你带人守在这里。我们出去瞧瞧是怎么一回事?”

陈小刀和苏柔急忙奔向外面。

一名特警来报,对苏柔汇报说:“苏警官,刚才从院子里逃出一个人。我们喊他,他不予以理睬,就开枪了。”

“他人呢?”苏柔问道。

“逃了!”

“什么?”

苏柔听了之后,怒气冲冲地说:“我不是让你们看住,不要放走这里任何一个人吗?”

“可……可那个人是个高手,能避开我们的子弹。”

“赶紧分出人手去追!”苏柔对手下別令道。

“是,苏警官!”

苏柔脸色有些不好,这次她的目标,是要将“天丰板材加工厂”的人一网打尽。没想到,会逃走了一个。

毫无疑问,逃走的人,定然是这里的重要人物。

“陈先生,是我们的工作疏漏了。”苏柔对陈小刀说。

陈小刀旨在救人,至于逃走的是谁,他并不关心。

陈小刀对苏柔说:“苏警官,不要自责,逃走的人我们还有机会抓回来。先救人要紧!”

苏柔“嗯!”了一声,说:“那我们快进去吧!”

两人重新返回去之后,苏柔让手下逐个房间里搜索起来。

除了房间之外,包括“天丰板材加工厂”的外面,也都没有放过。

陆续,搜寻的人一一回来向苏柔汇报说:“苏警官,没有!”

“没有!”

“没有!……”

陆续接到手下的汇报,让苏柔的蛾眉紧蹙起来。

陈小刀说:“这里一定有什么暗器机关之类的物事,让大家好好再找找。”

苏柔点了点头,对手下吩咐说:“再仔细搜搜!一遍不行,就再搜一遍!”

密室里,郑文彦带着几个手下,匆匆躲了进来。

一人通过密室的窥镜,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手下对郑文彦汇报说:“老大,那些警察还没走!他们还在搜查。”

郑文彦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不对劲,这个地方一定有人走漏了风声。”

“他们一定是冲着秦家人来得!”郑文彦说。

“老大,那我们怎么办?”

郑文彦说:“不要慌,这个地方他们暂时找不到这里。就算找到了,我们可以用秦家的人做人质。只要有人质在手,相信那些警察不敢拿我们怎样的。”

赵旭听到郑文彦和手下的对话,这才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

不用说,一定是陈小刀联合警方到了。

想到这儿,赵旭轻轻碰了碰身边的秦怀。

秦怀已经入睡,被赵旭给碰醒之后,刚要开口说话,一把被赵旭给捂住嘴。

赵旭在秦怀耳边小声地说:“别说话,按我说得去做!”

“大哥,从现在开始,你要精神一些。我们今晚得逃出去!”

秦怀一听,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盯望着赵旭。

在他看来,秦鹰一定是疯了。

这里可是“东厂”设的私人监狱,他们秦家人都被关押着呢,如何能逃出去?

赵旭粗摸估算了一下,这里原本就有十二个守卫,再加上后来得郑文彦那些人,应该不超过二十个。

这里面,只要没有“神榜”高手,以赵旭的功夫,完可以应对。

秦怀压低着声音,对赵旭道:“老二,你开什么玩笑。这里守卫森严,我们怎么逃出去?”

赵旭哪有空和秦怀解释,说:“一会儿冲出去之后,你跟在我后面。我把牢室的钥匙弄到手给你,你将秦家人部放出来。记住,一定要在我后面。”

“冲出去?我们怎么冲出去?”秦怀不解地问道。

赵旭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说:“时机还没到,到了的时候,我就带你冲出去!”

“可这里是铁牢,我们怎么冲出去啊?”

“放心,我有办法!”赵旭伸手拍了拍秦怀的肩膀,对他安慰道。

陈小刀一直在寻找机关密道的按钮,他相信,“天丰板材加工厂”门前留下的脚印,一定是赵旭故意给他留下的线索。那么,这里也应该有线索才对。

陈小刀带着苏柔转来转去,最后来到了郑文彦的办公室。

见屋子里酒气醺天,还有几个女人晕倒在地上。

陈小刀上前探了一个女人呼吸,见女人呼吸如常,另外几个女人也是这个情况。

他在一个女人的后颈处轻揉按了几下,女人悠悠转醒过来。

女人醒后,见面前站着持枪的警察,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地喊道:“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是清白的,什么都没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