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张开的口,那里形成狂暴窝,四方精气旋转着,疯狂冲进去,像是要一下子吸干整片大域世界!

   他肉身干枯,但是却这般恐怖,吞纳八荒,容纳百川,无穷无量的元气汹涌,根本不够他汲取。

   此际,玄霄所有人都见到了一种可怕的天地异象,分明是白天,可是群星皆现,一颗又一颗大星是如此之近,耀在青天上。

   每一颗大星都有一道光束垂落,若神瀑般,漫天星斗皆如此,壮观与可怕的惊人,都投入一个人的身体。

   这种景象,平日怎能得见?

   乾坤朗朗,青天如洗,可是诸天星辰皆显,汇聚星力河流,降临在不老山所在地,震撼了所有人。

   在古代有过这等异象,但凡出现,一定是盖世妖魔逆天归来,积蓄力量,重临世间,将惹出滔天巨祸。

   举世震惊!

   这一刻,玄霄震撼,这一大域所有人都有一种大恐惧,他们不知不老山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知那星力瀑布是没入那里。

   “轰!”

   小塔与五行山又一次碰撞,各种法则闪烁,而后又湮灭,两者间有一种岁月的力量在弥漫,越发可怕。

   晶莹光辉一闪,小塔破开虚空,出现在远方一阵摇动,这种对决对它影响极大,很容易伤到己身。

  
校园妹妹干练马尾操场狂奔美图

   毕竟,那是先天地而生的五行山,为混沌中孕育的至宝!

   同样,五行山也无比的忌惮到了这一步,一个弄不好它便会出现问题山体受损法则被磨灭等。

   这个级数一旦受伤,需要海量的天材地宝去修补,去滋养,非常麻烦。

   “轰!”

   五行山不得不出手,与小塔对轰后,又快速化成一团蒙蒙气流,山体气化出现在那生灵头顶上方直接镇压。

   这一次虚空四裂,法则笼罩,像是在开天辟地一般,若不是它谨慎控制范围,这一界都麻烦大了!

   “当!”

   五行山落下,打了那生灵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但是他未伤根本,快速站好,眸光烁烁。

   许多人变色,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以肉身对抗五行山,这比神话还吓人,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一结果。

   这个生灵的一双手臂摆开捏一种莫名拳印,抵在虚空中进行防御,刹那间这一界的力量都仿佛被抽空了。

   “再替你挡几下!”小塔道,此生灵刚脱困,需要时间去汲取元气,恢复自身,现在还算在虚弱期。

   一时间,混沌剑气扫射,五行道光绽放,这里一片迷蒙,成为大破灭之地。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有无量神能,笼罩一方,不曾波及各地,有针对性的大战,不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

   莫铮观战,默默体悟,这是一种难得的机会,亲身感受如此级数的道痕规则,纵不能悟透,也能看到一个方向。

   地上的生灵,身上的五行神链哗啦啦抖动,被他崩的笔直,要挣断开来。与此同时,他再次开始吞纳十方天精。

   星辰耀青天,自古难见!唯有苍穹上光亮,垂落下光辉,而天地四野皆暗淡,没有多余的星光浪费,都没入不老山。

   秦族人震撼,近在咫尺,他们所在地一片昏暗,所有光都被掠夺走了,中心点那个干枯的身影虽然瘦小,但此时却是如此的可怕,成为“唯一”。

   这身影立在那里,明明干瘦,但是却给人以大山般的感觉,越发的迫人了,难以仰视。

   他气冲斗牛,一双金色的瞳孔化作两轮金色大日,要撕裂苍穹,望穿上界,充满了战意,这绝对是盖世的强者。

   他很沉默,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不曾因为将脱困而长吼。

   数十次对轰,小塔法则如海,道行显化,大战五行山,两者无尽岁月前就在混沌中见过面,皆知彼此厉害。

   这种战斗让人神驰目眩,那烙印在虚空中的符文瑰丽无比,繁复到圣者见了也会头昏眼花,难以明了。

   “你放出这个大祸,将来无法善了,必有连天大战!”五行山传音,有威严也有警告,还有一种无奈。

   “战就战,上界人太过无忧,还有时间下来寻造化,今日我给他们找些事做。”小塔说道,冷笑连连。

   这种手段听的人发毛,他所说的人自然是那上界的无上巨头。而它却敢这般,主动释放巨凶,使其攻上界。

   莫铮握紧拳头,他与小塔心思出奇的一致。大劫降世,横虐世间,令人悲愤。他觉得就该如此,也为上界开启祸端,这样才算主动。

   小塔不退,两者战斗越发激烈,都动了真火,将要展开最高层次的激战,真到了那个时候,也许真会天地倾覆。

   “就此退出为时不晚,今日便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五行山传音。

   “再等一会儿,我便离开。”小塔回应。

   “好,你要战,那就战个彻底!”五行山冷漠了,道光暴涨,周围虚空湮灭这里竟在重开天地!

   “谁怕谁!”小塔怪叫,迎了上去。

   这是一场大对决,五行山释放不朽的道则,同时还找机会飞向那生灵,几次俯冲,若整片天穹压落下去。

   这生灵不可能束手不抗,脱困就在眼前,他的金色瞳孔炽盛无比,一语不发,捏宝印,与之对轰。

   “当!”

   响声震耳,他的拳头虽暗淡,皮包骨头,但是却结实无比,连五行山都可接住,不被震碎。

   这样的响声,等若大道神音,是混沌法器与不灭生灵的对决,看似朴实一击·但却蕴含着天地至理,有法则流转。

   “这手段······”莫铮心头触动极大,这生灵果然登峰造极,是超越世间常理的存在,那是肉身极致的体现吗,连混沌至宝都可对抗。

   不过,他也看到了,那生灵的双臂在痉挛,不断卸掉法则冲击,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并不好受。

   莫铮有所体悟,在高空中伸展双手,慢慢推演,这是一种肉身的极致运用,以自我为天地,实行永恒。

   这一刻,他在那生灵的身上看到了一条路,肉身极致,大道自生!

   “不对,他并不是纯粹的肉身成道,还是在引动外界法则,只是不太明显而已。”莫铮仔细观察。

   他不可能悟透那个级数的大道符文,但是却可以看到一个大体的方向,能受到无限启迪,对他日后的路有极大的好处。

   “不假外物,自给自足,便是道灭了,身亦长存,那才是肉身的极致吗?”莫铮轻语。

   一瞬间,他感悟极深,虽没有掌握具体的法门与神通,但是却仿佛见到了一条开阔的路,等待去闯。

   “当!”

   这不灭的生灵,体壳惊人,但并非纯肉身极致化道,他法力与道行亦盖世,开始调动外界天地元气,与他共鸣,对抗五行山。

   他虽被神链束缚,却也极度强大,并未吃大亏,不断挣动,要崩开那号称万古不腐的五行神链。

   此时,哗啦啦作响,锁链摇动,大地龟裂,几乎要拔地而起。

   已到了关键时刻,小塔再出手,冲向五行山,给他争取时间。

   “轰”

   天地开合,混沌气释放,那地面崩开,五行神链下方连着一座祭坛,呈暗红色,密密麻麻,刻下了无尽的符号,出现世间。

   这个生灵用力,拉着暗红色的祭坛出现在地上,奋力轰击,要毁掉此物。

   “镇封!”

   五行山发音,宏大无比,无量道光冲霄,它镇压下来。

   这一击恐怖无比,道符无穷,在虚空中密布,璀璨无边,那股波动可怕的惊人。

   小塔冲起,去对抗,此后便退走了,霞光一闪,它回到了天穹上。

   “你怎么不出手了?”莫铮问道。

   “为什么出手,我又不打算决战,该做的都差不多了,让他们两个斗就行了。”它这般开口说道。

   莫铮无言,它果然是个坑货,不久前还信誓旦旦,要战过一场,现在看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肯吃亏。

   小塔嘿嘿冷笑,道:“我跟他不熟,助他脱困,已算是大慈,若再替之战下去,平白耗我法力,太过吃亏。”

   莫铮撇嘴,这家伙,还真以为要决战呢,结果只是为了观战,自身不会涉足太深。

   “你得感谢我,不然的话,若是如你所说,诸般因果尽加你身,你肯定会横死,而且时间拖不了太久。”小塔说道。

   “现在吗,就让这生灵承接一切吧。”它进而补充。

   大战依旧,只不过争斗的强者换了,小塔退出战场,一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样子。

   五行山镇压而下,轰隆一声,这天地暴动,比之刚才的气息还盛,压迫那生灵。

   与此同时,那里满天金霞绽放,那不灭的生灵不同了,虽然还瘦小干枯,但是脊背上却爆发无量神芒,金羽冲霄。

   轰的一声,这乾坤似乎要崩坏了。

   在那生灵的背后,出现一对巨大金色羽翼,浩瀚无边,与之肉身相比,若垂天之云,无穷无尽,上抵青天。

   这个景象极度恐怖,他肉身不变,但是生出一对巨大的金色羽翼,比山岳还壮阔,震散了云朵!

   金色雾霭汹涌,羽翼散发至强波动,对抗五行山。

   “可怕!”莫铮震撼。

   其他人早已瘫软在地,难以动弹,这是源自灵魂的悸动,难以正视,皆战战兢兢。

   “走,我们也该行动了,让他们两个去大战,我们去开启不老山的宝库,收获的季节到了。”小塔道。

   它又补充,道:“这次因果尽加你身。”

   “先去救我父母!”莫铮说道,自行补充:“诸般因果尽加吾身。”

   ;sripthaptererror();;/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