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宫

李承乾和李泰到了宫城后,由甘郧引领觐见。

李承乾打量着这洛阳的宫室,问身边甘郧:“父皇身体如何”。

甘郧左右看了看,把李承乾拉到一边道:“太子爷,有些人想对您不利。”

要说甘郧做为李世民的近侍总管,这样的话他是不应该说的。

但在这皇宫里几十年了,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平日里太子爷对咱们这些奴才也不曾说句重话,这样的好人怎么会造反呢。

所以说老太监动了恻隐之心才出言警告的。

“儿臣等见过父皇”,李世民坐在榻上而长孙无忌和李恪侍立于两旁,看到两兄弟一路风尘摆了摆手:“都起来吧,你们来看看这些奏本”。

“父皇,您信吗?”,李承乾放下手里的奏章抬起头问李世民。

李承乾的话让殿中的几个人都感到意外,他们都以为李承乾会想尽各种说辞推脱这些罪名,但李承乾却只问了这么一句。

李世民淡淡的说:“朕当然相信你,不过朕总要给群臣个说法吧。”

李世民的淡薄让李承乾伤心了,惨淡一笑后:“父皇表达信任的方式就是让李绩和张亮接管长安的防务吗?”

逆光唯美侧颜气质女生高清公路街拍

看到这种情况长孙无忌再也做不住了,连忙对李承乾说:“太子殿下,你怎么能这么和陛下说话,还不向陛下请罪。”

长孙无忌一边说,一边给李承乾使眼神,可自己这个平常机敏无双的外甥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低头,这可把长孙无忌急坏了。

李承乾的话身为皇帝的李世民丢尽了颜面同时也让他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怎么,朕怎么调动军队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李承乾将起那些奏本整理好后。

对李世民说:“父皇既然觉得儿臣收买人心,残杀异己,妄图谋朝篡位,那还有什么好说呢,汉朝刘据尚且不惧污名,我李承乾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说完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印绶,将他摆在李世民的桌案上,施了一礼转身就要离去。

看到李承乾要走,李泰上前一把就拉住兄长,他是想当太子,也想让李承乾死,但李泰是要正面的击败他,而不是让李承乾抵死于刀笔吏之手,

在李泰看来,这样即是尊重自己的对手,也是尊重自己,当然也曾有人说过李泰这是书生义气。

“父皇,说大哥造反,儿臣不信,他要是想造反怎么会只带一百侍卫就敢来洛阳呢,

再说这次关中蝗灾百年不遇,大哥赈灾还是有功的,怎么能就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坐实一国储君的罪呢”

李恪虽然不想替李承乾说话,但看到李泰出面了,也就玩了面子活儿:“父皇,此事定有隐情,请父皇三思。”

李世民这会儿在气头上那管李泰说的什么,啪,摔碎茶盏大吼道:“你读书读傻了,他自己都没有辩驳一句你没看到吗。“

李承乾没想到李泰会为他说话,拍了拍李泰手说:“青雀,算了,你没听过无情最是帝王家吗,是吧,父皇”。

“你,你这个逆子,来人把太子给我拿下。”。

长孙无忌听到要拿下李承乾,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太子一定是近来国事繁重,压力过大,父子之间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呢,”

“都不要说了,谁在求情和他同罪。”

话毕,两个金甲武士上前把李承乾请了传出去。

李承乾被拿下也让李恪的心中窃喜,他没又想到李承乾如此的倔,这次看来李承乾是完了,自己这次在北境立下大功。

要是李承乾被废了,那自己岂不是有机会了。

“父皇,回京的日子是不是定一下。”,

“明日吧,你们都退下吧”,李世民没好气的甩了甩袖子向内室走去。

就在房玄龄和秦怀玉廊间说话的时候,李承乾和两个金甲武士走了过来,二人连忙向李承乾行礼,

看李承乾面试铁青二人心里咯噔一下,难道陛下他。

李承乾给秦怀玉使了个眼色,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宫门。

明白了李承乾意思的秦怀玉立刻唤来手下,一阵耳语后,秦怀玉也追着李承乾被关押方向走去。

洛阳皇宫偏殿,李承乾懒懒的喝着茶,看着长孙无忌在殿内不停的转圈。

“舅舅,父皇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长孙无忌看李承乾漫不经心的样子气坏了。

“就你今天的态度,陛下就是不信你会造反也得信了。和陛下解释下怎么了,他即是君也是父,委屈殿下了吗。”

李承乾:“没委屈我吗,要不是本宫用自己手里的钱粮按下了这次蝗灾。

现在关中早就大乱了,这天下姓不姓李就且说了,父皇不知道吗。”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这些事你总得有个解释吧,不让你让陛下如何想”。

“封锁潼关是为不是灾民到处流窜,前隋的教训还不够吗。

朝廷要打仗的时候就在百姓中征粮征兵,有了天灾就不管了吗,那凭什么让百姓支持朝廷,这样的朝廷还能长远吗。

本宫是下令杀了一些人,他们趁着蝗灾哄抬物价,在百姓身上敲骨吸髓,这样的人不该杀吗?”

李承乾是越说越激动,“难道只有百姓民造反吗。

大安宫那位就闲下来了,那些世家不会借着天灾搞点什么吗。

要不是本宫和杜尚书牢牢的把控着十六卫军,长安城早就乱了”

呼,长孙无忌尝出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李承乾不会造反,可皇帝那总是要怎么去解释的。

现在只有让他在皇帝父子这两个倔驴之间来回传话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陛下说清楚呢”。

长孙无忌不明白,理由很充分啊,皇帝那也能说的通啊,为什么要顶着来呢。

“在父皇眼里,本宫具备了谋反的实力,就是假话说上三遍也成真的了。

再说他不已经是信了吗,要不怎么会让李绩和张亮去接管长安的城防,为什么不直接回长安,不就是信不过本宫了吗”

李承乾的话让长孙无忌无奈了,他不是不知道皇帝多疑的性格。

在对人信任方面李承乾确实要比李世民强。可自己外甥这犟脾气也的确随了李世民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