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待药性吸收,绫清玄抬眸,便对上苏堰目不转睛的目光。

她看看伤痕,再看看苏堰,“我太用力了?”

小家伙都疼直眼了?

苏堰摇摇头,没说什么。

按得太舒服,他不敢出声。

被人如此珍视,还是年幼时父母兄长健在的时候。

之后,他一人扛起苏家,照顾侄儿,权倾朝野,所有人都觉得他坚不可摧,比女子还狠戾。

但无关性别,谁都想被精心照料,成为他人珍视之物。

“陛下,药上好了,回去吧。”

他不敢全心全意付出,眼前这人是女皇,皇家之人多为薄情,无法判断真心实意。

却又对她的爱护甘之如饴,苏堰知晓他开始陷入深渊,但还是想试试。

不知道你现在在那里

“又无外人,唤什么陛下。”绫清玄脱了外衣,爬上床。

苏堰的身体被挤到里侧,贴着墙,有些凉。

绫清玄手一勾,将他抱住,“躲什么?”

本座又不是洪水猛兽。

苏堰没有拒绝她的亲近,但也不主动。

冷香萦绕,让他整个人放松舒适。

他想了会儿,抬眸问道:“后宫遣散,那被陛……宠幸的那些人该去何处?”

绫清玄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我只被宠幸过。”

又来了,老是说这种让他心绪不平的话。

想起梨君妃胸口上的光洁,他沉声道:“后宫建立两年有余,上到君妃,下到侍君,一人都未宠幸?”

提起这个,绫清玄意味不明的看着他。

“说起来,是谁想让我为皇家延绵皇嗣,每天盯着我翻牌子。”

苏堰被噎了一下,但神色未变,“本该如此。”

是他亲手把她推给那些男人的。

他又矫情个什么劲,还盯着这点不放,他的因果报应,膈应的是自己。

苏堰心中郁结,闷着不吭声。

绫清玄握着他的手,也不逗他了,“但我只倾心一人啊,守宫痣是用药物遮的,每晚他们自己在龙床上闹腾,迷惑外边派来的人。”

“堰儿,忘了我给看的守宫痣了吗?”

她指了指自己手臂中间的位置。

苏堰当然没忘,他还以为那只是假象,没想到是真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油然而生,那好像是自己的占有欲得到了满足。

眼前这个姑娘,是完全属于他的。

苏堰绷着嘴角的弧度,“没忘。”

绫清玄说了那么一串话,又开始犯懒不想开口了。

【……】难得难得,宿主还真的仔细解释了一番。

苏堰见她突然沉默,以为她是在责怪自己的不信任,心中浮现慌乱,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那一句夜深了,赶她回宫的话都说不出口。

思忖片刻,他低声道:“绫儿?”

“在。”

苏堰抿唇问道:“生气了?”

“没。”

肯定是生气了,刚刚那么多话,现在只说一个字。

女人怎么哄,苏大丞相不知道。

他们才刚互通心意,怎么能冷战。

苏堰反握住她的手,认真道:“想做什么都可以,别生气。”

绫清玄懒洋洋的掀开眸子,“想睡……”

话音未落,绫清玄被推下了床。

她按住床沿,稳住身子,不明所以的看向苏堰。

干嘛推她,她只是想睡这而已啊。

床上的苏堰捏着被子,眸中似有慌乱,“不、不知……”

他说不出来不知廉耻,只得转了话锋,“这不合规矩。”

“我是说,想睡这。”话都没说完就被推了!

“以前雷雨天也搂着睡,怎么不合规矩了。”

苏堰被直勾勾看着,尴尬不已,原来是这个意思,确实是他没听完。

他无奈的伸出手,“睡吧。”

绫清玄大人不记小人过,钻进了被子里,搂住他。

苏堰身子微僵,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

“面对我,不用多疑,这样很累。”绫清玄拍了拍他的背,“放松,乖乖睡觉。”

什么都不想,只有彼此就行了。

苏堰应了一声,挥灭蜡烛。

寂静中,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苏堰闭上眼,终于有了困意。

……

绫清玄睡到半夜,见苏堰已经完全睡熟,她翻身下床,穿好外衣走出去。

【宿主,要去干啥?】

去做掉女主。

zz顺顺毛,【不行呀,宿主冷静点。】

绫清玄轻而易举到了褚莹的屋顶上。

还没打开瓦片,就听见里边激烈的运动声。

绫清玄:……

现在都几点了,女主精力这么好的吗?

没过一会儿,褚莹的房门打开,那男侍披着衣服,身上青青紫紫,脚步虚浮的回自己房里。

zz忍不住出声道:【宿主,看看人家。】

看人家干嘛?

zz哼哼,【这美好的夜晚,就得干点什么啊,跟反派就盖被子纯聊天。】

本座怀疑是只小黄猪。

zz拔了根猪毛出来,【黑的!黑的!】

令猪头大。

绫清玄没再理它,下边什么声响都没了,过了一会儿,褚莹隔壁房间的下属出来,进了褚莹的屋子。

zz又激动了,【哇,宿主,看看,又来一个。】

憋着。

【……】

绫清玄扩散听力,听见那下属汇报这几天路上的情况,怀疑是凌寒国故意为之。

但褚莹完全不放在心上,她认为这只是傀儡女皇的小打小闹。

她现在只想搞定苏堰,若苏堰不为她所用的话,她便会使点手段。

至于手段是什么,两人没说,他们又谈起紫饶国宫里现在的情况,看来大皇女确实不容乐观。

【宿主,原剧情中大皇女韬光养晦,若不是女主得了凌寒国,大皇女还是有的一拼。】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但绫清玄懒得整那些花花肠子,一把灵剑解决不了的事,那就两把灵剑。

砍就完了。

偏偏她还不能随心所欲的对女主动手,难受。

那两人说着说着,又传来衣物落下的声音。

zz瞪大了猪眼,【宿主!看看!!】

绫清玄冷漠的丢了灵剑去空间里戳zz。

她回房之后,在床外沿裹着被子待了会,等身子不再那么冷,便重新抱住苏堰。黑暗中苏堰的轮廓有些柔和,绫清玄没看一会儿,他突然睁开眼,压在了绫清玄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