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5年12月24日,星期一,晴。

上午10:23

苏湘离被鹿正康盯得有些毛毛的。

“你为什么盯着我啊?”小姑娘抱胸,作出不开心的样子。

“你的头太小了。”鹿正康遗憾得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上午11:32

李老师在食堂用餐,鹿正康端着餐盘走到她对面坐好,然后死死盯着她的脸。

“鹿正康同学,你有什么事吗?”李老师被审视的目光看得有些坐立不安,这种眼神叫她回想起一些深沉恐怖的往事,相信任何成年人都会对这样的目光充满戒惧。

鹿正康“我想看看您的头。”

李老师吓得大叫起来,连餐盘都不拿,跳起来就跑开了。

鹿正康抬手拦她“哎!我就是想借鉴一下……”

下午1:03午自习时间。

两个丸子头少女吃早餐图片

孟琦君在图书馆看书,鹿正康坐在她对面盯着他。

“你有什么事吗?”

“我在看你。”鹿正康严肃又认真。

孟琦君脸上晕出红霞,“你……你要看随你。只是我……我不是很好看,你要不……别看了。”

鹿正康回答用心,“不,你很好看。所以我得多看看。”

孟琦君小姑娘低下头,不言不语。

下午2:33

张英轩与周平正在玩翻绳,鹿正康默默围观。

小孩子的脸脂肪多,轮廓圆,但也有棱角分明的,譬如周平,他人瘦。

鹿正康在考虑模型头部的形态,要有血有肉,还是骷髅,还是机械,还是植物,或者陶瓷质感,或者宝石堆砌,或者是混凝土砖石结构……面部特征要年轻的,还是年老的,活着的,还是死了的,近人的,还是非人的……

而且其实不必把题材拘束在机械与自然的冲突上……

张英轩担忧地问道“鹿正康,你怎么了?”

“没事,就看看你们。”鹿正康蜜汁微笑。

周平与张英轩面面相觑。

……

放学时间到,放学铃是经典的《gog ho》,肯尼?基作曲,缠绵的萨克斯悠扬如静水上的浮游丝缎。

鹿正康坐在座位上收拾作业,他喜欢听这首放学铃,为此可以在校园逗留一会儿。音乐这种东西就是能跨越时间的,就像当年的他钟爱的新华书店,他总是赖着不走,直到打烊的铃声响起,就是这首《gog ho》,多少回忆都在其中。

但老话怎么说来着?看得多了就不新鲜了。

他现在脑子里还是那个缺失的人头,殊无半点怀旧的心情。

他正打算出门,几位小伙伴过来拦住他。

苏湘离、张英轩、周平、俞非、孟琦君、梅盛林,这几位都是相熟的朋友。

鹿正康攥着双肩包的背带,环视一圈,有些懵,“你们找我干啥?”

苏湘离一脸担忧,“坏坏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鹿正康秒懂,“哦,绝对不是,也不是家里出事,你们放心,我看你们只是因为需要素材。”

“素材?”x6

鹿正康摸了摸鼻梁,他其实是想学着邵老师和自家表叔那样推一下智慧的眼镜的,可惜他不戴眼镜,“是啊,科技竞赛作模型,孟琦君同学提出做一个一半机械一半生物的人体模型,我感觉很有搞头。现在就缺个头。”

俞非大叫“咱们是科学竞赛,为什么要做人体模型呢?做一个宇宙模型不好吗?我们可以制作银河系的模型!”

鹿正康问旁人,“这里有一个银河系模型,这里有一个人体模型,你们选择看哪个?”

“人体!”

“必然是人体啊,谁不知道银河系的模样。”

“对对对,呃,人体好看。”

俞非备受打击,默默缩到后面去了。

鹿正康笑了笑,“是吧,咱们需要的新奇的创意,不然怎么脱颖而出呢。”

“你确定没事?”

“是的,我很确定,我一切都好。”

“切——”x6

“无聊。”

“散啦,散啦。”

鹿正康屁颠颠跟着小伙伴们身后,“哎,别留下我一个人,放学一起回家啊。”

“谁要和你这个坏蛋一起回家啊!”

“就是就是!”

小朋友们大笑,漫步踏着天边的晚霞。

……

晚上八点,鹿正康马上要睡觉了,突然收到一份调查问卷。

嗯,鹿正康细细批阅一通。

果然上午把李老师吓跑的后果吗?

“国家文化社会信用监察局亲爱的鹿正康公民,我们接到公民报告,您的言行有违科学素养,请您完成一份问卷,您被允许的最晚提交日期为20851230,请务必认真回答,您的答案将被记录在您的电子档案中。”

鹿正康认认真真开始答题,孙慧与鹿建德突然冲进门来,他们一脸紧张地质问鹿正康。

“康康,你是不是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认识了?”

“你被人举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行的,我们在家里已经说过好些次了,不要在公众场合说不好的话。”

鹿正康捂耳朵,“知道了,知道了!别烦了!”

“你怎么回事,爸爸妈妈这也是为你好咯,现在不听劝,以后更不行……”

鹿正康默默叹气。

唉,监护人也是会收到邮件的,我真傻,真的,还有李老师,你真的这么害怕吗?

……

凌晨1点。

鹿正康从梦中惊醒。

方才做了一个好古怪的梦,到处都是飞天的人头,整得像是遇到什么魔教老妖似的,鹿正康是被一个突然冲下来的赤铜色骷髅吓醒的,似乎是太爷爷背后的纹身来着。

绝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鹿正康在床上咂摸了一下,感觉特别有灵感。

所以,要一个满是管道和齿轮的机器头,管道里要满是花花草草,有人在顶颅仰望……

但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鹿正康知道,艺术的表现形式不同,表现出来的侧重也是不同的,若是绘画,能加一些活物表现活气,但模型塑像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说,还是得改。不要用对半分了,鹿正康心想,就是统一风格,管道里生长枝桠,腐烂的皮肉包裹金属,盛开的花与枯萎的叶作衣裳。头顶上那个人也去掉,改成眼睛吧。

那么动作姿势该是如何样的?

鹿正康激动地从床上跳下来,灵感啊,源源不断的!手机、电脑都不能用,没事,我用纸笔来描述大脑。

打开台灯,拉开窗帘,鹿正康面朝光明的桌面,背负无光的星空。

渐入佳境,他抖着腿,轻轻哼唱。

“假如,人们没有过往。假如,世界不会遗忘。活在今天,活着。不会有它,掠夺我们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