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被自己的万物俱灭力量反噬,伤势非常严重,这一股可怕的力量,渗透了他的皮肉,侵蚀了他的骨血,甚至噬入了他的内脏。

他被伤及根本,虽说还剩一口气,但整个人,也等同于是废了。他不可能具有再战之力。

大长老,彻彻底底败了。

场人,完完懵了。

吴家众人和唐震风一家,是惊喜得无以言说,就在刚才,他们还担心吴百岁会被大长老的万物俱灭力量腐蚀毁灭,他们更想不通吴百岁为何会以身搏力。而现在,吴百岁用行动告诉了他们答案,更给他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巨大惊喜,恐怖至极的大长老,竟被自己的力量反伤,彻底败在了吴百岁手中,这个事实,真的是大快人心。

唐家众人,则是惊骇得无以复加,他们的大长老,发出了震天之威,可最后,却还是敌不过吴百岁,甚至大长老都被打得几乎是奄奄一息了,这一幕,当真是刺瞎了唐家人的眼。

左右护法在惊愕过后,立即回过神,疾步冲向了大长老。

此时的大长老,已经进入了濒死状态,他整张脸煞白,毫无血色,嘴角却是残留着刺目的鲜红血迹,他的眼睛闭着,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他的气息十分微弱。

左右护法来到大长老身旁,见大长老如此状况,他们顿时变了脸色,右护法紧皱着眉头,蹲下身,对着大长老小心地问道:“大长老,你怎么样了?”

气若游丝的大长老,听到了右护法的叫唤,他终于微微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吃力地掀开眼皮,虚弱地看着右护法,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愤恨道:“摆阵,杀了吴百岁。”

这几个字,是大长老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现在,恨透了吴百岁,他只想吴百岁快点死。虽然他自己已经无法亲手灭了吴百岁,但唐家主力还在,吴百岁终是难逃一死,大长老就是要亲眼看着吴百岁死在自己面前。

听了大长老的话,右护法立即站起身,对着唐家百名精英高手,厉声下令道:“天罡北斗阵,齐集。”

戴眼镜的萌女孩暖暖治愈系生活照

闻言,唐家众精英,倏然回神,他们毫不犹豫,立马行动。其中二人迅速来到了大长老身旁,静立不动。

其余九十八人,以吴百岁为圆心,快速跑动了起来。

如此多人同时跑动,引发了巨大动静,偌大的现场,不停响起脚步跺地声,声音震天动地,整个大地,都好似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灰尘颗粒,亦悬浮而起,抖动不已。

转瞬间,一个硕大的天罡北斗阵,形成了。

天罡北斗阵,原本是由七人组合而成的阵法,阵中七人以静制动,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击腰则首尾皆应,将敌人牢牢困于阵中,威力甚大。

后来,经过世人不断地演变加强,天罡北斗阵可单由七人布阵,也可由九十八人布阵,每七人一组,布成十四个天罡北斗阵,和每七个北斗阵又布成一个大北斗阵一正一奇,相生相克,互为犄角,更是威力无穷。

唐家九十八名精英高手,正是布成了一个北斗大阵。

而吴百岁,就处在这大阵的最中心。

阵法一形成,右护法目光一凛,顿时高声下令道:“体,进攻!”

阵中九十八名精英高手,稳稳立于各自的位置,一听到右护法的号令,他们立刻释放出最强气势,催发出自身的真元。

这一群唐家精英高手,单独拎出来,每一个都是实力超群的武圣,他们于天罡北斗阵中联合起来的实力,更是逆天绝伦,无人能敌。

九十八人,于同一时间,手指吴百岁,他们的指尖,瞬间迸射出强劲的真元,九十八道真元,犹如九十八颗炮弹,裹挟无穷无尽的杀气,带着天崩地裂的毁灭力,轰然袭向了吴百岁。

轰轰轰!

空气之中,倏然响起了飓风呼啸之声,漫天炮弹真元齐发,带出的威力太大,引得狂风大作,使得虚空都寸寸爆开。

吴家众人,再次紧缩了心,绷住了神经,他们部看向吴百岁,心中紧张万分。

处在大阵中心的吴百岁,被无数真元炮弹笼罩,但他,岿然立于原地,面不改色,气势如虹,他目光如炬,紧盯着朝他轰来的真元炮弹,当炮弹即将击中他的一瞬,他倏然抬手,在虚空之中轻轻一抓,然后手握成拳,厉声道:“定。”

话音一落,只见,那无数真元炮弹,竟部蓦然定格在了半空之中。整个天地,都仿佛在这一瞬之间,静止了下来。现场,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按下了暂停键。

场,死寂。

下一瞬,吴百岁悠然开口,轻轻道了一声:“去!”

说罢,吴百岁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拳头,蓦地张开,然后,他对着围在他四周的唐家精英高手,猛然一挥手。他的手,在虚空之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只见,定格在半空的无数真元炮弹,随着吴百岁手挥动的方向,尽皆朝着唐家的精英高手,猛冲而去。

见状,左右护法目光陡然一变。

右护法不假思索,立即惊心大喊道:“快,防御。”

左右护法没有参与到天罡北斗阵中,他们站在阵外,更便于观察阵中形势,从而也能随机应变指挥阵中九十八名精英高手。

听到右护法的指令,九十八名精英高手,瞬间将双手交叉至头顶,释放强猛真元。

霎时间,众人的头顶,便形成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真元护盾,这无数真元护盾在虚空中快速融合,形成了一张巨大巨厚的真元护盾,将他们这九十八人,部笼罩了起来。

在天罡北斗阵的催发下,这一张巨大的真元护盾,威力更加厚重无边。千千吧

护盾形成的同时,那一颗颗被吴百岁反弹回来的真元炮弹,悉数猛攻而至。

砰砰砰!

无数真元炮弹,一颗颗撞击在了真元护盾之上,发出阵阵砰响,激起了惊天动地之威。

九十八人自己打出的真元炮弹,击在了他们自己的真元护盾上,作为被攻击方的吴百岁,反而仿佛成了局外之人,冷眼旁观。

这一幕,着实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他们催发出的巨大真元护盾,倒是足够结实,最终完美地抵挡了所有的真元炮弹。但即便如此,阵中九十八人,也是略显狼狈,他们那天罡北斗阵,也仿若成了一个笑话。

一旁的左右护法,面色都难看到了极点,他们已然清楚,这强大的天罡北斗阵,根本奈何不了吴百岁。

右护法沉吟片刻,便看向左护法,凝重道:“看来,我们得使出绝招了。”

左护法咬着牙,点了点头,沉声道:“嗯,这次,我们必须要了他的命。”

闻言,右护法不再迟疑,立刻对着唐家百名精英高手下令道:“换大五行剑阵!”

大五行剑阵,由二十五个人组合而成,每五人一组,像一朵梅花似的列成阵式,把敌人围在中间,剑阵流动,二十五支长剑,汇成一片精芒,同时出手,密不透风,威力无穷。从古至今,大五行剑阵之下,少有人余生。

后来,唐家通过无数次的演练和改良,将大五行剑阵,突破以往的规模,由原先的二十五人,增加到一百人,这就相当于是组成了四个大五行剑阵,四支剑阵合并,便组合成了一个威力更加逆天的五行剑阵。使得这个阵法,在原有的强大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得到命令,立于大长老身旁的两名精英高手,立刻与九十八名精英高手汇合。他们一百人,以最快的速度,转换阵型。同时,他们各自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柄软剑。

软剑柔软轻薄,就似柔韧腰带,缠在他们的腰间,这是他们随身携带的武器,为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很快,一个改良版的大五行剑阵,便完美形成了。

唐家百名精英高手,正好组成了这个剑阵。但左右护法二人,这回也没再闲着,他们亦掏出了自己腰间的软剑,参与到了大五行剑阵当中。二人如阵眼,立于两个特殊位置,作为指挥一方。

阵法一形成,左右护法同时出声:“蓄势!”

立刻,大五行剑阵一百零二人,部释放了摧枯拉朽之气势,同时,他们默契无比地将自身真元凝聚于各自的软剑之上,软剑轻薄锋利,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融入真元后,软剑光芒更甚,气势更强,一柄柄软剑,好似被注入了灵魂一般,散发着一种噬人心魂的魔力,令人胆寒发竖。

幽幽剑气弥漫场,围观的吴家人及唐震风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渗入骨髓的寒意,他们心底不禁发颤,心弦死死紧绷,吴百岁虽破了唐家的天罡北斗阵,但这大五行剑阵,似乎可怕太多,谁都不知道吴百岁还能不能顶得住,大家不免紧张担忧。

吴百岁此时的神情,的确是严肃了许多,他目光沉沉观察着这阵法,眼底流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进攻!”须臾,左右护法同时大喝。

顿时,阵中一百零二人,都将自己手中的剑,猛地扔向了吴百岁。

倏然间,无数利剑冲天而起,交汇于半空,而后化作一张巨大的剑网,将吴百岁笼罩在其中,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好似化作了一道道玄妙符文,散发着幽深恐怖的气息。

形成剑网的无数软剑,在真元的催动下,剧烈颤动了起来,随即,它们一起带着威不可当之势,骤然轰向了吴百岁。

梭梭梭!

空中,仿佛下起了一场狂暴的剑雨,剑阵中心的吴百岁,似乎下一瞬就要被这场剑雨刺成蜂窝了。

观战众人,瞬间变得更加紧张了,他们的背后,都不禁渗出了冷汗。

吴百岁亦是眉头一皱,他没有迟疑,直接右手撑天,对着这汹涌无比的剑雨,一掌轰出。

砰!

简单一掌,却是裹挟了天地之威,掌中真元,席卷而出,以无比浩瀚之势,迎向了狂暴的剑雨。

轰轰轰!

刹那间,风云变幻,吴百岁轰出的真元,轰然撞击上了空中剑雨。那些威力无边的利剑,有的被瞬间震停,有的直接被击落,有的被反弹而回。

片刻之后,漫天的剑雨便稀少了许多。

然,还不等吴家众人稍稍松一口气,突然,部的利剑,仿佛受了刺激一般,狂烈地震动了起来,无论是停在空中的,被反弹的,继续袭击而下的,还是落在地上的,所有的利剑,都在不停地颤抖。

剑不断,魂不灭,力量永不消散,这便是唐家改良版的大五行剑阵。

吴百岁,并没有破阵。

这些利剑被吴百岁攻击之后,非但没有被毁,反而越来越霸道,剑气冲天。

忽然,地上的利剑,霸道地冲天而起,与空中各处利剑,倏然回合。随即,部一百零二把利剑,裹挟刺破苍穹之威,齐齐袭击向了吴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