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李天,却是无视了他们,推开椅子,转身便要离开这个会议室。

看到这一幕,晏清风面色一沉,不由出声喊道:“李天,可知道,走出这个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若是走了,那就是将李家置于绝境,所要面对的是大半京都的豪门!”

“那又如何?”

李天头也不回,“们如果觉得们可以,那来便是,我自承之!”

“不过,们要做什么,我不会理会,但请们考虑清楚,大家都是成年人,该承受什么样的后果,到时候别哭爹喊娘。”

说完,李天大步走出会议室。

看到这一幕的萧战天,则是猛然站起身来,连跟他们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跟着追向李天而去。

柳高此时也有些懵逼了,明明是要对李天论功行赏的啊,怎么这会儿就变成了围剿李天了呢?

不过他也知道,在场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禁叹了口气,说道:“们啊,真的是太贪婪了,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循循渐进,可们这般赤果果的出来,就不怕被反咬一口吗?”

说完,柳高也转身走了。

随着这三人一走,留在会议室里面的众人,一个个面色更为难看。

“这个李天,实在是狂妄,嚣张到了极点!”

秋日采果子的姑娘

“他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不成?今天敢拒绝我们,明天我就要他付出代价!”

“我有K药剂的药物渠道,我可以将这药物给卡住。”

“就这样办,让他吃点苦头!”

众人议论着,商讨着要如何收拾李天。

褚老听到这话,眉头深深皱起,道:“我不管们要做什么,不要影响K药剂的供给!不然,我让们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这话说的是霸气侧漏,但场中却无人敢多说,褚老的身份地位,只需要他一句话,便能将他们打回原形。

“褚老,您只管放心,我们只是让他李天吃点苦头,绝对不会影响到正事。”

晏清风当即转过头来向褚老表态。

褚老摇头,心里感觉,这事情他答应的有些草率了。

不过事已至此,却也不是他所能阻拦的了。

毕竟事关京都大半的豪门,他可以弄跨一个,两个,难道还能弄跨京都大半的豪门吗?

若是那样,怕是经济都要崩塌了。

“但愿此事不会闹得难以收场。”

褚老心中暗叹一句,然后不再理会他们,背着手离去。

……

却说此时的李天,已经离开了军人俱乐部。

后方的萧战天追了上来,连忙解释道:“李天,这事情,与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事前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说话时,萧战天满脸歉意,他是真的不知情,如果知道会是这样,他不可能将李天叫过来。

“萧教官,我明白,不过是一群利益熏心的跳梁小丑罢了,不必自责。”

李天摇头说道。

萧战天正色道:“李天,这些人,可并非一般的跳梁小丑啊!他们代表的是京都大半的豪门,这样一股力量拧在一起,是不容小觑的!可别大意了。”

李天闻言点头,他当然明白这一点,不过,既然有人要动他的蛋糕,他怎么也不可能笑脸相迎吧?

“无论如何,我都要争一争的,因为这已经不只是关系到了我,还有那些人付出的努力!”

李天坚定道。

萧战天深吸口气,拍着李天的肩膀道:“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一定坚定地站在这一边!”

此时,柳高也从不远处走过来,一脸的气急败坏,“什么玩意!竟然这么不要脸,别人付出了努力,结果就想过来抢果实,厚颜无耻!”

柳高破口大骂。

李天不由笑了笑,柳高直来直往的脾气,倒是很符合李天的性子。

“柳老,不必如此,为了一些小人伤了身子。”李天出声劝道。

听到这话的柳高心头一愣,他出来明明是要安慰李天的啊,怎么转过头来变成李天安慰他了?

“我就是气不过,真的是一群无耻小人,往日里就是只知道收钱不出力,现在还做出这等龌龊之事,简直是七杀我也!”

柳高满脸怒色。

“不过,李天放心,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动,想做什么,只管放心去做便是!我倒要看看,谁敢在老子面前造次!”

李天笑着点头,“多谢柳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这些人来势汹汹,我得回去准备一下。”

“嗯,去吧,有困难,直接给我打电话。”萧战天道。

“明白。”

李天点头,随即驱车离去。

之后,李天去了李家,找到方戚。

“小天,回来了啊,吃饭了没?我让厨房给准备一些吃的。”方戚出声说道。

这几天里,方戚的状态好了不少,不再是如以前那般阴沉沉的,显然是脱离了聂千秋的掌控后,她感觉身心自由了,心情自然是好了许多。

至于聂千秋之死,方戚内心是没有半点波动,过往的二十几年,方戚早就恨意深种。

更何况,聂千秋也不是她逼死的,是李家的这些白眼狼!

而她,只是送了聂千秋一程,尽了她身为儿媳妇的责任。

李天摇头说道:“最近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往研究所那边安排多一些人手,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有事情发生?”

方戚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有危险吗?”

“不用担心,就算是有,那些人也是冲着我来的,安心在家呆着。”李天说道。

那些人终究是为了利益,不到绝路,不会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有,李天也丝毫没有害怕,他本身就掌握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都只是一个纸老虎。

“我明白了,自己多加小心。”

方戚点头,关切道。

“好,没什么大事,就是过来跟说一下。”李天宽慰道。

方戚听到这话,眼里却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她所担心的,并非自己,而是李天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