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一愣,迟疑地看向苏婉婉。

“夫人的意思是……像以前一样?”

苏婉婉看了一眼叶芝,垂眸搅了搅锅里的粥。

“小事化大,斩草除根,最是欣喜不过的了。”

“夫人,这件事我来做吧!”

苏婉婉想了想,看向叶芝。

“让云月过来。”

“是!”

半晌。

一个眉目精致的男人走了进来,见到苏婉婉,鞠躬颔首。

“夫人。”

“云月,跟着我多久了?”

夕阳下的落寞

云月抬头,眼里看向苏婉婉。

“从那天夫人在孤儿院救了我,至今已经有十年了。”

苏婉婉走过来,笑得一脸慈爱,轻轻地抚了抚云月的肩膀。

“十年了,这么久了,我还记得当初在孤儿院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又瘦又小,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当时心里很难过,一直在想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会被人遗弃呢,若是我做了他的母亲,定是要把他精心爱护培养长大。”

云月眼里涌动着复杂的光芒。

“夫人是云月的再生父母,云月多谢夫人这么多年来的抚养和栽培,云月愿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婉婉眼里划过一丝满意的精光。

“好!好!我们家云月长大了,知道了保护自己想要爱护的人了,正巧,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要去办,琪琪知道吧。”

云月听到这个名字,一愣,心里猛然一惊。

“知道。”

“她最近有些累了,不适合工作了,们是老乡,去找她聊聊,开导开导她。”

云月的瞳孔瞬间放大,脸色惨白。

夫人是什么意思,自己自然猜了个七七八八,可是琪琪……自己如何下的了手!

云月抬起苍白的脸,看向苏婉婉。

“夫人,这么多年,琪琪为我们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会不会……”

苏婉婉动作一顿,抬眸看向云月,想了想,走了过来,双手搭在云月的肩膀上。

“我知道琪琪是远房的亲戚,可是咱们是做大事的人,有时候逼不得已的要牺牲一些人,这也是我们无奈的事情,我知道心里可能有些难受,但是这件事必须由来做,因为只有是,她才会放心警惕,知道了吗?这件事事成之后,我会给盛世集团的股份,最近做的挺不错的。”

云月眼里划过一丝惊喜,猛然抬起头,看向苏婉婉。

“云月为夫人做事,不求回报,只求能够报答夫人的恩情!”

苏婉婉笑得依旧风情万种,点点头。

“我知道的忠心,快去吧!”

“是!夫人!”

云月离开了。

叶芝从门口走进来和云月点了点头。

“夫人。”

“来了,快赶紧给我看看,我这粥里还缺了一味什么?”

苏婉婉对着叶芝招了招手。

叶芝走过来,看了一眼锅中的粥。

“缺了一味六月雪。”

苏婉婉看向叶芝,似笑非笑。

“六月雪?是觉得琪琪很冤?”

“叶芝不敢,叶芝是觉得有时候擅自做主,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非说是自己冤枉,那就是对夫人大不敬,只是夫人让云月去处理这件事情,就不怕云月放了那丫头!”

苏婉婉眼睛里骤然划过一丝杀意。

“他还没那个胆量,告诉亦枫,如果房间里走出来的是云月,这件事就既往不究,如果走出来的是琪琪,两个人我都不想看到。”

叶芝心里一颤。

“我知道了。”

商场。

一家高奢女装店。

加曼在里面试衣服,陶薇薇坐在外面,打开手机,十几条信息跳了出来。

看着上面的头版头条信息,还有许多近乎露骨的图片,陶薇薇眉头紧皱。

萧彦倾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即便萧氏企业的董事会现在没有苛责,恐怕萧彦倾这总裁之位也是坐不稳了!

可是萧彦倾怎么可能这么糊涂,在总裁任职大典当日做出这样的自寻死路的事情,有些奇怪啊!他又不是傻子!

陶薇薇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恐怕这背后的事情又是一桩无解的悬案!

可是谁会这么处心积虑的设计萧彦倾,设计萧彦倾,让董事会废了萧彦倾的总裁之位,谁又会是最大的赢家?

答案不言而喻!

除了苏婉婉,还有谁?

现在苏婉婉的注意力还在萧彦倾的身上,腾不出手来管自己,可如果萧彦倾下了台,苏婉婉扶持自己的儿子坐上了萧氏企业总裁的位置,一切恐怕就来不及了,苏婉婉恨自己入骨,自己到时候再想离开京都,恐怕都是奢望了!幸亏现在萧逸霖昏迷不醒,否则自己还真要加快调查真相的速度,同时必须要想办法隐藏行踪了!

突然自己的手机响了,陶薇薇打开手机,看到上面只有几个乱码,一愣。

是几个保镖的短信。

陶薇薇心下一凛,只有出现重大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几个才会使用加密的短信!

这种加密的短信是他们和萧逸琛独有的联系方式,是萧逸琛自创的,一个月前萧逸琛过来的时候闲来无事的时侯教给了自己,缠着自己学会这些东西,当时自己还以为这男人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好玩而已,没想到在他离开的时候,却把三个心腹保镖留给了自己,而且这几个保镖都是会使用加密的短信的!

陶薇薇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想的这么远,心里又惊又暖。

看着屏幕上的乱码,陶薇薇紧皱眉头,沉思良久,才翻译过来,理解了这几个乱码的意思。

夫人,楼道口有事禀告。

这么神秘,到底发生了什么?

陶薇薇抬起头,看了一眼试衣间,沉思了一下,抬起手向导购员招了招手。

导购员赶紧走了过来。

“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陶薇薇笑着看向导购员,指了指试衣间。

“麻烦一件事,如果里面的女孩出来问我去了哪里,就和她说我肚子不舒服,去厕所了,让她等我一会儿。”

“好的。”

“谢谢。”

陶薇薇拿起手机,向门口走去。

走出门口,陶薇薇往四周望了望,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陶薇薇向楼道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