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啊,李鸿章听到自己的女婿说出了这话,深吸一口气后指了一下院落中不远处的有在一颗树这遮挡起来十分阴凉的大理石桌椅后说道:“我们去哪里说吧。”

张佩纶听到这,随即跟随着李鸿章走了出去,来到桌椅面前,等到李鸿章坐下后,张佩纶才坐在了对面,并且给李鸿章倒上了茶水。

李鸿章端起茶水,这应该是刚泡好了,然后丫鬟放到这里的,居然还有一丝热气,并且飘散着阵阵的茶香。

稍微的品了一口,李鸿章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下这香味后,随即冷哼一声后说道:“朝廷是走了一个臭棋,他们不过是想要利用这种方式来亡羊补牢而已。”

臭棋?张佩纶不明白,李鸿章指的这个臭棋究竟指的是朝廷做的哪一件事情,因此眼神中,透露出来了一阵疑惑的光芒。

李鸿章见到自己的女婿如此疑惑,就将茶杯放在了大理石做成的圆形桌子上后缓缓说道:“朝廷,就不该让王陵担任福州将军,这是让左宗棠给绕了一圈,给绕进去了。”

不懂,张佩纶还是有些不明白,这朝廷让王陵担任福州将军,为什么就是一个臭棋,这似乎看起来,并没有哪里有问题啊。

“朝廷想让王陵担任福州将军,那就要收回王陵训练的新军,这一点,左宗棠明明就知道,他依旧还这么做,这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明白,就算王陵担任了福州将军,让其有了收回王陵目前所管辖兵力的权利,但是有什么用,那王陵的兵马,除了他,谁能够指挥的动。”

说道这里,李鸿章叹息了一口气会再次无奈的说道:“如果当时朝廷在担任福州将军的同时,朝廷就收回王陵手中的兵力,朝廷也许还能够扳回这个失误,可是王爷。”

一提到这里,李鸿章心中就有气,他没有想到,一向如此精明的奕欣,居然在这个问题上失误这么大,慈禧看不出来左宗棠的计划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奕欣当时都没有看出来,毕竟这个事情,只要稍微转动一下就能够想到的问题他不明白,为什么奕欣就没有想到,还有,既然没有想到这一层,那么让王陵担任福州将军,就要立即下达命令,让人接管王陵当时手中的汉军,然而,朝廷也没有,而是就下达了让王陵担任福州将军的命令,这一切,都让得到消息后的李鸿章差点暴跳如雷。

但是那个时候,朝廷下达命令的消息传到李鸿章这里的时候,时间都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个时候,就算是自己看出了什么问题,也无法在改变,毕竟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去说这个圣旨有问题,那就是一个欺君之罪,摆明了说皇帝不行,朝廷不行,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因此就算自己更加的愤怒,也只能忍耐了下去。

黑色头纱红唇美女如打破魔咒的黑色天使

为了这个事情,李鸿章可是生了一场大病,不过后来仔细想了一下后,他还是想通了,朝廷都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了,自己在这里气死都没有用处,因此也就不在考虑这个问题。

不过,他依旧还是写了一封书信,将自己的分析让人送给了恭亲王,

也许恭亲王在得到了自己的书信后,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随即就上报了朝廷。

“岳父,王爷一向精明,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 就没有看出左宗棠的的阴谋呢,还有,他为什么当时就建议暂时不派人去接管王陵的兵力。”张佩纶听到李鸿章提到恭亲王,低头沉思一下后开口问道。

李鸿章听到张佩纶问出了这个问题,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后说道:“两点,第一,左宗棠这些年来一直为大清国着想,他没有想到,临死前的左宗棠居然会给朝廷来了这么一说,而另外的的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恭亲王有些惧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