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视角)

境凌山仙剑宗虚云殿,陈月落被顾愁眠偷偷的带进来治疗。

虚云道长和虚清道长在虚云殿后门等候着他们回来。

“把月落交给我吧,愁眠你去帮着你师傅处理一下流云殿弟子的伤势,这位小道友也麻烦你也去帮忙。”

“……好……”敖杰只得按照虚云道长的吩咐跟着顾愁眠离开。

虚云道长扶着陈月落,虚清道长扶着猫妖就这样进入了虚云殿。

“三师兄你要不要紧,实在不行就将月落交给我。”

“无妨,虚清你帮着我带他们两个去地下室。”

“地下室吗,师兄你不要勉强。”

“我并没有勉强,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虚清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说真的。”虚云道长看着虚清道长笑道。

虚清道长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将变小的猫妖带去了地下室。

第二天中午,顾愁眠忙完后就来找虚云道长,结果又找不到人了,这次就连虚清道长也不见了身影。

清纯美女暖冬的温度写真

“他们到底去什么地方了,月落他……”

“啾!!啾!!”

顾愁眠本打算去寻找结果一回头就看见小吱在不远处乱蹦哒。它看来是在指路。

顾愁眠也便跟着小吱走去。

最终顾愁眠还是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啾!”

小吱叫了一声就直接滚下了通往地下室的阶梯。

“小吱!”

顾愁眠赶紧的下去想查看小吱的状况,他全然不将周围阴森可怖的装饰当做一回事。

当顾愁眠完全来到地下室之后便发现了因为摔下来而昏迷的小吱,他将小吱抓起来放到了自己怀里。

地下室不是很昏暗,但是墙壁上却有着各种各样的拷问武器。

顾愁眠想起来之前觅子信和仙药宗的弟子都讲述过,在师尊灵境道让虚云道长管理神兽之前,虚云殿是负责拷问的地方也相当于境凌山的监牢。这个地下室看来就是那个拷问的地方了。

小吱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难道师伯和月落他们被什么人陷害到这里来拷问吗?

顾愁眠思考了一番后反而更加着急的往地下室深处赶去。

橙色的火光照亮前方,顾愁眠也很快的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陈月落此时此刻和猫妖就躺在前方的台子上。

“月落!”顾愁眠急切的跑过去,结果没跑两步就被一道法力阻止了前进。

“不要接近!”

虚清道长的声音严肃冰冷。

“四师伯,你们这是……”

顾愁眠一脸疑惑的看向虚清道长,接着从前方不远处虚云道长也走了出来。

“这是在治疗月落,他受的伤不是治愈术可以治疗的好的。我看愁眠你在他们受伤之后给他们服下了什么东西吧。”

虚云道长整理着手中的银丝。

顾愁眠点了点头,“我确实给月落和怂怂吃下了东西,小吱在吃下那凶兽之后吐出来了三颗珠子,我当时觉得一定有用就给他们吃下去了。”

虚云道长微微一笑,“愁眠你不要紧张,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做的决定没错,你说的那珠子确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猫妖的身体也几乎痊愈。我也做了进一步的治疗。但是现在最好还是不要移动它的好。

再说月落,在这儿一夜的治疗之中**的皮肉也完全长出来新的来了。只是在血液中还残留着法术遗留下来的汁液而无法排除。

所以我想用以血换血的方式为他治疗。在场的只有我和月落的血液能够相融,但是我在术法上和月落的木灵根相克。

在愁眠你来到这里之前我就一直在想办法压制自己体内的灵根。只有这样才能平安无事的将月落救过来。”

“那三师伯你看弟子的血液可不可以……”顾愁眠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属性的法术也就不必压制灵根了。

“很抱歉愁眠,不行。”虚云道长听出顾愁眠的意思,“愁眠你没有法术能够护体,这样也是不行的。

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那就指望三师伯了。”顾愁眠听话的后退,他仔细看着虚云道长的一举一动。

虚云道长先是用银丝刺入了陈月落的手腕和脚踝的地方,接着他又将别的银丝缠上陈月落的身躯将其拉坐了起来。

随后虚云道长手中结印念动咒术,不一会儿的功夫在陈月落身体上就出现了法阵的阵纹。

虚云道长的的手腕处也划开了口子滴出来血来。

血液随着银丝一点一点的进入陈月落的身体里。

这儿治疗大概进行了一个时辰,直到陈月落吐出一大口绿色的液体之后才停止。

虚云道长将银丝收好之后便用治愈术治疗了自己的伤口。

陈月落失去银丝的支撑倒了下去,顾愁眠赶快过去扶住他。

虚清道长也便走近虚云道长,他看着虚云道长苍白的脸关心的说道,“师兄,回去休息吧,你的脸色很不好。”

虚云道长一擦额头的细汗,“嗯,好。愁眠,等月落醒过来你们再离开这里吧。我想不就他就会苏醒的。”

“弟子明白了,三师伯慢走。”

顾愁眠内心喜悦,他冲虚云道长行礼之后就将陈月落安稳的放下了。

等陈月落醒来之后,顾愁眠就更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在顾愁眠心中除了喜悦同时还有着些许生气。

顾愁眠抱住正要坐起来的陈月落,“你这儿家伙干什么这么拼命!你要是死了!谁保护我!我家里的仇谁还能帮着我报仇!”

陈月落先是一愣,他接着也抱住顾愁眠并拍了拍他的后背。

陈月落哑着嗓子对顾愁眠说,“抱歉,让你担心了。”

“抱歉有什么用!你以后绝对不要一个人逞强了!”顾愁眠放开陈月落就开始数落他,“你说说你,说好了一起去,结果一个人过去逞强,你是真想着你死了我给你收尸吗?你一离开我单独行动就像个笨牛一头猛撞!脑子是个好东西,动动脑子啊!”

“啊……嘛……”陈月落听着顾愁眠数落他,接着他也看见了睡在一旁的猫妖。

活着真的是太好了。是吧,怂怂。

猫妖也在这时候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姿势睡觉。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