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宇和血饮同乘一辆车,匆匆赶到杭城刘家。

金珠躲在不远处,瞧见马宇和血饮从车上走了下来,并没有立即现身。不过,她倒认为,这是一个潜入刘家的一个好机会。

当卓旗听到管家来报,说马宇深夜有事造访的时候。他和银珠刚刚修炼了“阴阳盅”,两人一番巫山云雨刚刚完毕。不耐烦地对手下说:“知道了!让他们去会客厅等着。”

银珠趴在卓旗的肩膀上,对卓旗问道:“旗哥,那个马少,是杭城首富马健林的儿子吗?”

“对,就是这小子!”卓旗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了一句:“奇怪,以前这小子好久不来刘家一趟。怎么这两天,没事就往刘家跑?”

“可能真得有事吧!快去瞧瞧吧。”银珠对卓旗催促说。

刘文茵的房间里,刘文茵和妹妹刘若烟还在聊天。两人都没有困意,一直在聊着有关于赵家的事情。

刘文茵被软禁在刘家后,几近于与世隔绝。除了可以看电视,能在房间自由活动之外,连个通讯设备都没有。并且,刘家家主已经下了命令,没有他的许可,不许刘文茵踏出房间半步。

还好,刘若烟被同意,可以来刘文茵的房间来探望她。

刘文茵便可以从刘若烟的口中,得知外面的情况。

“小妹,那赵家的人现在都搬到临城去了?”刘文茵对刘若烟问道。

“据说都搬到临城去了!”

日系校服初中学生妹田园写真

“姐,还惦记着赵啸天啊?我看和他分了算了。们在一起也很多年了,也圆了的夫妻梦。再和赵啸天纠缠下去,爸一定会责罚的。”刘若烟对姐姐刘文茵劝道。

刘文茵叹了口气,说:“小妹,还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赵啸天的年龄虽然比我大很多,可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再者说,我和他现在有了小念,岂是说分手就分手的。”

“可万一让赵啸天知道,对秦婉做得事情。我担心……”

刘文茵打断妹妹刘若烟的话说:“他不会知道的!”

“可是……”

“好啦!时间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

刘若烟见时间近午夜十二点钟了,的确到了休息的时间,便点头说:“姐,那也早点休息吧!”

离开刘文茵的住所后,刘若烟向自己房间走去。见卓旗匆匆百行,好奇心驱使之下,刘若烟偷偷跟在了卓旗的后面。

刘家会客厅里,马宇如坐钻毡一般,吩咐身后的血饮,不要鲁莽行事。

卓旗到了之后,马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卓旗瞧了马宇一眼,冷声问道:“马少,深夜造访我刘家,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马宇“哦!”了一声,对卓旗说:“卓先生,上次我来得时候,不小心在刘家丢了一块玉佩。那玉佩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因为是我母亲给我留下来的东西。所以,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不知道有没有拾到这块玉佩?”

“玉佩?”卓旗扬了扬眉毛,说:“没有啊!我没听下人们说过。”

马宇大半夜来找玉佩,不难看出,这块玉佩对他的珍贵程度。

卓旗并没有怀疑马宇是在骗他。

别看马宇年轻,却是个做事老练的人。所以,马健林才放心让儿子接手自家的产业。

马宇脸上故意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说:“那可能丢在其它地方了吧!麻烦卓先生通知一下贵府的人,若是有拾到玉佩者,我愿意重金酬谢!”

“马少放心吧!明天我就问问刘家的人,要是有人拾到,一定会归还给您的!”

“那就多谢了!”马宇微微晗首点了点头。

马宇见卓旗自始至终没有提“金珠姑娘”的事情,并且刘家上下不像是发生了骚乱。心中感到大为疑惑不解。

按理说,金珠要是擅闯刘家。

刘家一定会加强警戒才对,或是有什么异常。可自己这次来,和上次来的时候一般无二,并没有见到增加守卫的力量。

马宇心中暗道:“难道,金珠姑娘不在这里,真得去见朋友了?”

可也没听金珠说过,她在杭城有朋友啊!

卓旗见马宇在怔怔出神想着什么,出声唤道:“马少,在想什么呢?”

马宇回过神儿来,“哦!”了一声,解释说:“我在想玉佩,倒底丢在了什么地方?哎!要是找不到这块玉佩,我真得寝食难安啊!卓先生,给添麻烦了。要是有玉佩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马少旦请放心!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马少的。”

马宇对卓旗道了一句“谢谢!”,随后带着血饮离开了刘家。

隐在暗处的刘若烟,见马宇和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会客室”里走了出来,不由蹙起秀眉。心中暗道:“怎么马宇会在这个时候来到刘家?”

“马宇身边那个保镖怎么看起来眼熟呢?”

刘若烟在脑海中思索着可能的人物。

她记忆力非常好,只要见过两面的人,基本都会有印象。当想起,马宇带来的那个保镖是赵旭的手下“血饮”的时候,刘若烟面露惊色,嘀咕了一句:“怎么会是他?”

“谁在那里?”

刘若烟声音虽轻,却还是被卓旗察觉到了。

刘若烟见卓旗发现了自己,从躲避的树后转了出来。

卓旗见是刘若烟,拱手对刘若烟打着招呼道:“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刘若烟胡谄说:“我看见马宇来了,就过来瞧瞧,他来我们家做什么?怎么,卓旗?我现在做什么事情,难道还需要向汇报不成?”

“二小姐说笑了!家主只限制了大小姐的人身自由,可没限制二小姐的自由。”

刘若烟见卓旗对自己的态度还算恭敬,对卓旗询问道:“对了,刚才马宇那小子来我们刘家,倒底做什么?”

“马宇前两天提着礼物来拜访老爷,我说家主正在闭关,谢绝了!他这次来,说他母亲留给他的玉佩丢了,问问我们刘家有没有捡到。”卓旗解释说。

刘若烟走到卓旗的身边,上下打量着他,把卓旗瞅得心里一阵发毛。

“二小姐,这样瞧着我做什么?”

刘若烟冷笑着说:“卓旗啊,卓旗!亏我爸,还把刘家交到的手上。如果马宇真得是来找玉佩,他不会打电话来问吗?为何会深夜造访,难道不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很蹊跷吗?”